【开度】没理由

没理由,就是想写开度。
ooc慎,一个狗血的故事,HE。
放文。
——————————————————————

1.
都暻秀最近有些烦恼,烦恼的来源是爱情。
虽然像都暻秀这样颜好又学霸的人追求者不在少数,但当一个高他一头的汉子带群小跟班扯个横幅跟他告白时,他还是忍不住惊恐地瞪大了那双XXL号的眼。
眼前的人叫金钟仁,家庭背景雄厚,是学校舞蹈社社长,学校各大晚会上都有他的身影,跳起舞来性感地要命,也因此收获了一众粉丝,很不幸地,都暻秀也是其中一员。
“所以你也……喜欢我?”
金钟仁炫耀似的一笑,点点头。
“为什么?”都暻秀给足了好奇的表情,两人同班两年多了话都没说几句,怎么忽然就喜欢了呢。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理由。”
金钟仁说情话的样子太迷人,都暻秀觉得血条正在蹭蹭往下掉。就在他傻傻地看着金钟仁越来越近的俊脸时,好友边伯贤一声呼唤在画面中激起了涟漪。
都暻秀突然惊醒,环顾四周发现是自己的房间,原来是个梦啊……还没开始懊恼,边伯贤的大嗓门就再次响起,“嘟嘟快起床!要迟到了!”
无奈地掀开被子叹口气,都暻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来迎接新的一天。
都暻秀最近有些烦恼,烦恼的来源是爱情。
虽然像都暻秀这样颜好又学霸的人追求者不在少数,但他的男神金钟仁却绝不是其中一员。

2.
一进教室就看到了在角落发光的金钟仁,都暻秀心情大好地回了座位,拉开凳子时却突然看到了抽屉里的牛奶,上面贴了张蓝色的便利贴:好好喝,我会看着你的——K。
偷偷给他塞情书送东西的人不少,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这威胁一样的话是什么鬼,K又是谁。都暻秀愣愣地想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头绪,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可疑的人。再次看了看便利贴上工整的字迹,拆开吸管的包装插了进去。当然,一嘬嘬吸着牛奶的都三岁,并没有看到后排金钟仁悄悄勾起的嘴角。

一节数学课过后黑板上又是密密麻麻的粉笔字,班里的值日是按学号轮,两人一天,算起来该到自己了。都暻秀走上讲台去拿黑板擦,一个转身却瞥到黑板一角的字:
值日生:都暻秀 金钟仁。
金钟仁?都暻秀偷偷看了眼角落的身影,他不是一开学就没有值过日吗?心不在焉地擦完黑板,都暻秀还是没忍住好奇心跑去问生活委员。
“我也不知道,是他今天主动要求的。”
男神的心思一般人果然猜不透。唉,都暻秀抿着嘴,管他呢,班级人数是双数,以后还能经常一起值日,也没什么不好。
不,都暻秀抿着的嘴偷偷笑开,咧成了桃心,应该说是太好了,男神赛高!
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到了放学,都暻秀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边伯贤已经识趣地去找朴大牙了,班里人也都走空了,只剩他有些紧张地看着金钟仁。
“看什么?”虽然是这么问,金钟仁却并没有要听到答案的样子,站起来就去拿笤帚。
“没事。”都暻秀连忙摆摆手,跑到第一排开始上凳子了。
“你干嘛?”
“嗯?”都暻秀回头疑惑地看着金钟仁,“把凳子放在桌上扫地方便啊。”
“哦,是吗。”金钟仁假装淡定,但困窘的小表情还是被都暻秀看到了。
“你从小到大都没扫过地吗?!”都暻秀惊讶地瞪圆了眼睛,看起来活像只企鹅。
“不行吗!”金钟仁被对方的样子萌的不要不要的,但还是配合地翻了个白眼,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都暻秀被他的表情逗的哈哈大笑,眼看着金钟仁勾着嘴角走到自己面前,眸子里带着天生的深情,“那你来教我吧。”
于是都暻秀第一次当着金钟仁的面,红了脸。

3.
“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看着远处的晚霞,都暻秀点点头,拿出手机给都妈打了个电话。
“好学生也会带手机上学啊。”金钟仁挑了挑眉。
“我爸妈工作太忙,有时候需要联系,而且我上课又不玩,上课不玩就是好学生。”都暻秀一本正经。
“噗。”
“有什么好笑的。”都暻秀瞪着金钟仁,满意地看到后者闭上了嘴,咧开嘴问,“要吃什么?”
“听你的。”
“好。”
带着金钟仁左拐右拐到了一家店,都暻秀进门后熟络地点了两份咖喱拉面。
“好吃,”金钟仁吸进一大口面,口齿不清地开口,“跟家里做的意面挺像。”
“你妈还给你做意面?”
“不是,”金钟仁咽下嘴里的食物,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家的厨师。”
“哇,真幸福啊~”
“还好,”金钟仁边说边往嘴里塞着面,“就是我爸老跟我生气,因为我老考不好。诶,你爸妈肯定很骄傲吧。”
“他们也没什么空管我,从小就是。小时候想让他们注意我,于是就拼命学习,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
“啊~真好啊。”金钟仁抬头,语气里透着羡慕,“我也想上一次红榜。”
都暻秀耸耸肩,夹起一撮面条。
“诶,”金钟仁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在暻秀脸前打了个响指,“大学霸,要不你辅导辅导我功课呗。”
“为什么?”都暻秀歪着头给足了好奇的表情。
金钟仁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还要什么为什么,是不是哥们儿。”
怎么就成了哥们儿,我不想跟你做哥们儿。都暻秀虽然这么想着,还是点了点头。

4.
那天之后都暻秀每天早上都会收到K同学的牛奶,每天晚上则是被金钟仁以学习为由拉着补课。像是相见恨晚的朋友,两人忽然就熟络起来,都暻秀不止一次感叹命运的神奇。
当然,随着了解深入,都暻秀才发现金钟仁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不羁,其实就是个被宠到连垃圾食品都没吃过的大男孩。而金钟仁也知道了都暻秀只是慢热,实际上幼稚的很。
“暻秀,这个叫什么?真的很好吃!”
“沙琪玛……告诉我金钟仁,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无所谓,反正我长的比你高。”
“呵,来,做这十道函数题。”
“……你绝对是故意的!”
废话,当然是故意的,都暻秀翻了个眼白明显的大白眼,低头写作业了。

一月一度的月考如期而至,金钟仁考试前居然有些紧张,于是和他的小老师约了饭。
“暻秀啊你说要是考不好怎么办啊啊啊!”
都暻秀连头都没抬,“说什么废话,肯定考不好。”
“都暻秀你还是不是朋友,怎么说话呐!”
“我说大少爷,咱们才补习了两个星期好吗,量变还达不到质变,你以为你在跑100米,其实是万里长征啊,先坚持下去好吗!”都暻秀像是语重心长做训话的领导。
像是被都暻秀的话激起了斗志,金钟仁突然坐直身子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然而都暻秀预测得完全错误,这次月考的函数大题是他让金钟仁做过的原题,记忆力不错的金男神当然一字不差地记住了解题过程,加上三角形的专题复习,他的名次也升了整整一个段位。
“啊暻秀你简直是我的幸运星!连我爸都夸我来着!”正是补习的时间,金钟仁却突然抽起风。
都暻秀正在做题,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然而金钟仁并没有什么眼力价儿,激动地拍着桌子,“啊啊我觉得我要爱上数学了!”
都暻秀正解到关键的地方,一生气扬手作势要打他,吓得金钟仁猛地缩了一下,然而那手饶了一圈还是放到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金钟仁乖巧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都暻秀放心地埋头于题海。
然而没一会儿金钟仁就又坐不住了,连带着凳子也吱呀吱呀响个不停。
都暻秀想抬头瞪他一眼,然而看着他略带委屈的表情,还是没忍住“扑哧”笑了。

5.
金钟仁和都暻秀关系很好,连头顶地中海的数学老师都看出来了。都暻秀以为他们会一直这么下去。
午饭约好了一起吃,都暻秀在金钟仁对面坐下,忽然想起来边伯贤的那句“重色轻友”,轻笑出声。
“怎么了?”看着他笑,金钟仁也不自觉勾起嘴角。
“没什么大事,就是……”
“钟仁!”说话声被打断,都暻秀眼睁睁看着另一个高个子男生自然地坐到金钟仁身边,顿时没了笑意。
那人看看他,又看看金钟仁,“行啊你,这才一个多月,这么快就把到了?”
金钟仁脸顿时拉了下来,“吴世勋,别乱说话。”
“怎么了?”被点名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还……没追到?”
接着是死一般的沉默。
“哈哈,呃,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我先走了,诶,鹿哥!”吴世勋瞅准时机溜之大吉,留下两人互相尴尬。
都暻秀窃喜,原来不是流水无意,他偷偷看了金钟仁一眼,清了清嗓子,“你……要追我?”
事已至此,金钟仁认命地点点头。
“为什么?”都暻秀咧着嘴,等着对方的告白。
但金钟仁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的表情像是在回忆什么,“那天我们一起去喝酒,喝醉了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都暻秀的表情已经有点难看了,“选的大冒险,然后他们说让我三个月之内追到……”
“够了!”都暻秀站起来轻蔑地看了金钟仁一眼,“所以是因为游戏?”
“的确是因为游戏才开始追你,可是……”
“金钟仁,就这样吧,就当我从来没认识过你!”

6.
有些人,你不想见到他时他总会出现,就像现在的金钟仁之于都暻秀,就像以前的都暻秀之于金钟仁。
而有些人,你想见到他时却总是见不到,就像现在的都暻秀之于金钟仁,就像以前的金钟仁之于都暻秀。
金钟仁喜欢上都暻秀,是在一个非常晴朗的下午。
那时的金钟仁因为腰痛复发没能参加全国校园舞神海选,一个人闷在练习室里拼命跳舞,旋转间余光瞥到窗口的身影,假装踏着舞步找了个更好的视角,却惊讶地发现那是同班的学霸。
真是,完全没有躲好,那双大眼睛也太招人了。金钟仁轻笑,忽然有些满足,看,大学霸也喜欢我。
等到金钟仁收拾好东西,窗边的人已经不见了,打开门看到一张纸条,金钟仁差点踩上:“好好跳,我会看着你的。”
没有署名,金钟仁却知道就是他。真是的,纸条就放在这里,要是没看到怎么办,考试成绩那么好,怎么人傻傻的。
给他打气的纸条很多,这张算是普通的,但对他来说又是特别的。金钟仁小心地将纸条收好,塞进了口袋。
然而过了几天,金钟仁就感觉有些不对,好像不管都暻秀在哪里,他都能准确快速地找到那个身影。金钟仁尝试过找别的女生来转移注意力,却完全没有作用。这种感情真的不太对,于是金钟仁选择逃避,逃避现实生活中与他的接触,这却使得梦里的他更加清晰。
金钟仁一度以为他会这样下去到精神分裂,直到那个大冒险的到来。他知道那是兄弟们给的台阶。那,就当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吧,金钟仁想,然后把牛奶放进了都暻秀的抽屉。

7.
而现在,都暻秀在躲着金钟仁。真是糟糕。
金钟仁看着前排发呆的都暻秀,只盼着快点放学。今天又轮到他们值日,他迫切需要一个单独的空间。

“暻秀,一会要不要一起去吃饭?”金钟仁正在处理垃圾,小心地看向教室另一边的都暻秀。
“啊,我们还去吃咖喱拉面吧,怎么样?”看他没什么反应,金钟仁补充。
然而都暻秀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搭话,快速扫完地后几乎是逃也似的想要离开教室,金钟仁急忙追上去,跑到门边堵住了他。
相对无言。
沉默了许久,都暻秀终于开了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诶暻秀,”金钟仁赶忙上前拉他,“对不起。”
都暻秀侧过头不去看他,“你不就是因为大冒险才追我的吗,我已经知道了,不需要你的对不起。”
“是因为大冒险追你,可是……”金钟仁眼疾手快地拉住又要走的都暻秀,扶着他的肩膀与他对视,“可是,大冒险的内容是,三个月内追到我喜欢的人。”
“哈?”都暻秀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是真的,那也太狗血了,于是不确定地问了句“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金钟仁好笑地看着他。
“切,再说一遍又不会死。”都暻秀小声嘟囔。
将对方拥入怀中,金钟仁有些情不自禁,“暻秀,我喜欢你。”
都暻秀挣扎出来,抬头看着他,“即使我是男生?即使我躲着你?即使我误会过你?即使我……”
金钟仁郑重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都暻秀歪着头给足了好奇的表情。
金钟仁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堪称十万个为什么的恋人,揉了揉他的头发,“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理由。”
——END——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