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白】助手(下)

5.
“那,你会喜欢我吗。”
边伯贤一愣,仰头去看朴灿烈,后者眼里则是少有的认真。
像是被他灼热的眼神烫到了,边伯贤转头尴尬地轻咳两声,“那个,你快做饭吧,我有点饿了。”
“边伯贤。”
“朴灿烈!”边伯贤猛地回头,然后叹了口气,“别忘了,我们都是男人。”
朴灿烈一挑眉,“所以?”
“没有所以,我不会喜欢你的。”说完便匆匆转头,边伯贤急着离开这是非之地。
“真的吗。”朴灿烈开口,却并没有疑问的语气,却像是笃定他不会承认一般。
边伯贤顿了下,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然后低下头继续往外走。

揉了揉眉心,再拍拍脸,边伯贤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然而满屏的字符像是在跟他作对一样,弯弯曲曲就是不成形。
忽然,屏幕上的字母变成了一条条扭着身子的虫,一边重复地喊着“真的吗、真的吗”,一边朝一个方向汇集,接着突然就向自己扑过来。
“啊!”边伯贤瞬间惊醒,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窗外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屋子里却一片漆黑,边伯贤皱了皱眉头,起身开了灯。
朴灿烈好像不在,也许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中午那个话题结束的并不愉快,两个人不见面也算是避免了尴尬。
胃里一阵空虚,这才想起来一天都没怎么进食,边伯贤揉揉头发,准备去冰箱里找点吃的。
门忽然被推开,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朴灿烈回来了,边伯贤正纠结着怎么开口说话,就闻到冲天的酒味。
“你喝酒了?!”
朴灿烈没有回答,挣扎着往前迈步,却因为酒精的作用踉踉跄跄的,边伯贤赶紧上前扶住他。
将朴灿烈带到沙发前坐好,边伯贤想要去倒些热水,还没迈开步子就被朴灿烈长手一捞,以一个相当少女的姿势坐在了他的腿上。
“你别动,我去给你倒点水。”边伯贤说着又要站起来。
朴灿烈像是没有听到,再次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瞪着双通红的眼睛问,“你喜欢我吗?”
“别闹了,灿烈。”
也许是他的语气太过温柔,朴灿烈竟然呜呜地哭起来:“你不喜欢我?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不行,你必须喜欢我!……呜……”
边伯贤被他孩子气的行为弄得没了脾气,只得好生应着,“好好,我喜欢你,喜欢……唔……”
看着眼前放大的脸,边伯贤愣了一下想要推开,却被越抱越紧,后来干脆直接被压在了沙发上。朴灿烈像只受伤的困兽,不顾一切的攻城掠地,不一会儿,边伯贤的身子就变得软绵绵的。
伯贤忍着要脱口而出的呻~吟,抬头看着身上的人,他的眸子染上了情~欲,头上出了很多汗,却还是耐心地在替自己做着扩~张,于是想要说出口的“不要”拐了个弯儿变成了“去床上”。
室内一整夜的翻云~覆雨,室外,天色越来越暗。

6.
边伯贤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身侧一脸温柔的朴灿烈,于是忍不住笑了,任由那人在自己额上印下一吻。
“起床吃饭吧~我做了早餐哟~”
边伯贤点点头,撑起身子刚想坐起来,胳膊一软又躺了回去,这才感受到自己浑身酸痛。
“怎么了?”朴灿烈坏心眼的声音响起,一扭头,果然看到他得逞的笑。
“没,事。”边伯贤咬牙切齿。
“那好吧,”朴灿烈装的一脸无辜,“快点起床去洗漱,早餐在客厅吃?”
“嗯嗯嗯。”边伯贤懒得理他,随便地应着。
等朴灿烈出了房间边伯贤才试着坐起来去穿衣服,哪知这个过程就花了将近十分钟,边伯贤一边亦步亦趋地朝门口挪动,一边在心里诅咒朴灿烈。
门突然被推开,朴灿烈大步走过来,一把将他打横抱起,颠颠颠地就往浴室走。
“你干嘛!”
朴灿烈轻笑一声,“抱你啊,照你这个速度要走到什么时候去。”
“哎呀,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朴灿烈!”边伯贤用力挣扎,朴灿烈的双臂却像铁栅栏似的把他困在怀里。
就这么被抱着走到了浴室,然后被轻轻放下,边伯贤气急,却只能用眼神来表达不满。赌气伸手去拿牙刷时,发现上面已经挤好了牙膏,牙杯里也接满了水。
边伯贤翻了个白眼,但心里其实挺高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表达的太明显,转身把朴灿烈轰了出去。

其实认真算起来,这应该是边伯贤的第二次恋爱。中学时代的被明恋暗恋都像过家家似的,他正儿八经谈的那次在大学。虽然是被告白,虽然对方是个男的,但边伯贤就像所有陷入初恋的少男少女一样爱的奋不顾身。他自认对对方无微不至,说不定对他的关心都赶上他妈了。
结果只过了一个月对方就把他给甩了,分手的理由冠冕堂皇,“你太好了我配不上”,当时边伯贤还因此还难过了好久。现在想想都是狗屁,他后来才知道那人连告白都是因为大冒险,又怎么能要求他付出什么真心。
被耍了一次的边伯贤再也不奢求什么真爱了,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本想就这样把一生奉献给破案侦查和追击真凶,哪知半路杀出个朴灿烈,并且两人的关系在他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这种地步。他想退后,才发现朴灿烈已经渗入得太深,他逃也逃不掉。那索性就再任性一回吧,就,再相信一次。
边伯贤在黑暗中轻轻描摹着身侧人的轮廓,灿烈,求你,别抛下我。

7.
侦破案件最关键的地方还是找到重要证据,将嫌疑人锁定在尽量小的范围内。可是现有的证据就那么多,只靠这个来看的话……人格障碍没有什么明显特征,同样身高的人又太多了,本就是很难聚集的人群,贸然行动还容易打草惊蛇。
边伯贤烦躁地揉揉头发,端起手边的茶呷了一口,平静了一会儿,又继续投入工作的洪流中。
突然他像发现了什么,将所有受害者的照片放大——果然。
也算是有了新的突破,边伯贤拨通了鹿晗的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才发现屋子里有些安静。边伯贤里里外外都没看到朴灿烈的影子,倒是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耸耸肩准备找点吃的,就看到冰箱上的便利贴:
“honey~我晚上跟朋友有约,晚饭做好了在冰箱里,一定要加热后再吃哦~爱你~(╯3╰)”
伯贤勾起嘴角,朴灿烈很喜欢叫他honey,他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皱皱鼻子,笑骂他是洋墨水吸多了。
打开冰箱门,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边伯贤怔怔地看着冰箱里自己爱吃的咖喱鸡块,忽然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鹿晗赶到的时候,边伯贤已经在了,他愣愣地看着街道的标识,不知道在想什么。
鹿晗将带来的人部署好,回头看边伯贤还在发呆,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
对于他和朴灿烈的事鹿晗也是知道一点的,他轻轻拍拍伯贤的肩膀,“你确定了吗?凶手……真的是他?”
边伯贤回头看着他,眼神一片空洞,忽然苦笑一声低下头,“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
凶手,就是朴灿烈啊。

8.
最开始之所以会邀请朴灿烈,是因为这件案子的凶手根本不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从玩警察到受害者脸上那些字,他很明显是想吸引注意——典型的表演型人格障碍。
虽然朴灿烈还很年轻,但他可是学术界的泰斗,这样低级的错误都会犯,边伯贤想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当然,后来的事都在他意料之外。
会怀疑上朴灿烈,还是托那几个字母的福。
朴灿烈写h和n的起笔时总喜欢拐个圈,边伯贤一直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就是想不起来,直到那天打开冰箱门,忽然想起自己刚发现的事:凶手也有这个习惯。
是巧合吗?
跟朴灿烈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边伯贤早就发现他的表演型人格障碍,只是一般情况下这种人格障碍对自身和周围的人都不会有什么伤害,所以他并没有当回事。可是现在连起来一想,当初的疑问也解释通了——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是不会发现自己的行为是想要引起别人注意的,也就是说,这种人永远不会自己主动发现自己是表演型人格障碍。所以朴灿烈会说凶手是反社会,因为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从犯案的手法来说,表面上看起来凶手应该在158左右,但若是凶手足够高,站在受害人身后扬手打击,力度足够,也是会造成这样的伤口。而这个“足够高”,数据显示,在183-187之间。
朴灿烈,身高185。
而那些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联其实很简单:他们都在外面找了小三。
边伯贤按照猜想,将前几个案发地点的坐标进行排列,再用DES解密,得到了几个英文字母:m,o,t,h,e,而最后的r所对应的,就是这个地方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没有决定性证据证明朴灿烈就是凶手,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猜测,除非朴灿烈真的出现在这里。
但边伯贤知道,朴灿烈一定会来的,他并没有抱什么侥幸的心理——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但等待预料中的事让他更加绝望,他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立场面对即将到来的人,侦探?协警?或是……爱人?
最让他绝望的是,朴灿烈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这个案子的侦探,又为什么要来招惹他?难道就是为了耍他?
边伯贤的心里疼得厉害,像是拿着一把生锈的刀子硬要把心割开一个口子一样,一遍一遍地承受着钻心的苦楚。

9.
鹿晗按着耳机,小声说了句“来了”,然后扭头有些担忧地看着伯贤,“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伯贤压下心里的情绪,回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鹿晗点点头,回身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其实边伯贤心里也没底,如果说朴灿烈一开始就是想要玩玩自己,那还真的不敢保证他在这看到自己时会不会直接上来给自己一锤子。
看到朴灿烈那瞬间边伯贤的心跳快的就像快要疯掉一样,他用力攥紧拳头,尽量平静地看着那个人手拿着锤子面无表情地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在他面前站定。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对方眼里的冰冷淋了个彻底。
沉默了许久,还是灿烈先开了口,“他人呢。”
边伯贤知道他问的是今天要杀的人,垂下眼睛不看他,“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朴灿烈没说话,抱胸看着他,“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刚开始接近你只是因为好玩,想看看你这个大侦探能不能发现我就是凶手,仅此而已。所以,能告诉我他在哪吗。”
边伯贤的瞳孔剧烈地放大,脸上没了血色,他紧咬嘴唇控制着自己的颤抖,“他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了……”
“为什么要放过那种人渣!”朴灿烈用力把锤子甩到地上,惹得边伯贤一个颤抖,也引出了四周已形成包围圈的警察。
边伯贤看着正从怀里掏着什么的朴灿烈,上前用力抱住他的胳膊,“灿烈,投降吧,你这样是逃不出去的。”
朴灿烈冷哼一声甩开他的手,掏出了怀里的枪,然后趁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边伯贤困在怀里,枪口指着他的头。
边伯贤那瞬间还在无厘头的想,原来不是给自己一锤子,是给自己一枪啊。
鹿晗有些着急,对着朴灿烈大喊,“朴灿烈,你已经逃不掉了,别再犯错误了!”
朴灿烈轻佻地拿枪敲了敲伯贤的头,“我本来就没打算逃,反正今天总要死,拉上个名侦探来垫背也不亏。”然后勾了勾嘴角,将手枪上膛,轻轻扣动扳机——
“开枪!妈的!”
“砰!”

10.
边伯贤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大家忙碌地处理着现场,他的脸上分布着不规则形状的血滴。最后的关键时刻,他还是被救了下来。
说不出现在是什么心情,朴灿烈死了,他的心估计也跟着死了吧。
有人把朴灿烈的枪支回收,交给了鹿晗。没有故意去听,那些话还是清晰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鹿队,这把枪里,没有子弹。”
——END——

…………………………………………………………
灵感来自周杰伦的《夜的第七章》,早都构思完了就是懒得动笔,现在终于补上了。
第一次BE,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就酱。

评论
热度 ( 7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