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白】助手(上)

1.
接到电话就迅速赶到现场,印着“Police”的警戒带中央,尸体周围的血迹在夜色中黑得发亮。
边伯贤掀起黄白相间的带子钻进去,正在指挥的警察头子见了,径直朝他走来。
“鹿哥,什么情况?”边伯贤走到尸体边蹲下。
“呸,”鹿晗啐了一口,“又是那个Y先生,我们接到电话后立刻赶过来,还是连个尾巴影都没见着,妈的。”
L市最近发生了一桩连环杀人案,每次案发后警方都会接到这位Y先生的电话,他称自己就是杀人凶手,每次都是报了地名就挂断。所有电话号码都是假的,声音经过了变声处理,现场也找不到直接证据,警方被耍得团团转,最后也只能忍着气收队。
“附近的监控呢?”边伯贤检查了一下尸体,头部后方遭到钝物击中,失血过多而死,凶手手法干净利落,一击毙命。除此之外,与其他几个案件相同,尸体的脸部和额头都是马克笔的字迹:“son of bitch”。
“便利店有个监控,不过照不到这儿,已经下令一个一个查经过那个摄像头的人,现在还没结果。艹,真他妈的烦人。”鹿晗猛吸了一口烟,“伯贤,那个男人多逍遥一天可能就多条人命,我们得尽快破案。”
边伯贤大学主修心理学,毕业后觉得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无聊,便学着小说里的情节做了侦探。不得不说,他的柯南和福尔摩斯都没白看,因为破获了几桩大案多次上了电视,他在警界也算是个名人。
边伯贤闻言点点头,“晚上把资料发给我,老办法。”
鹿晗扬了扬手中的烟,目送边伯贤离开。

认真查看了最新案件,再将之前的资料都浏览一遍,边伯贤开始总结关键信息。
死者均为男性,身高体重各不相同,但脑后的伤均为从下部袭击所致,初步判断凶手为身高在158左右的男性。
158?边伯贤挑了挑眉,继续打字。
案发现场一致度很高,时间都在晚上,最吸引人的就是死者脸上的字了。鹿晗派人调查过他们的背景,全都是普通市民,工作也不相同,实在是猜不出他们到底为何被杀。边伯贤呷了一口咖啡,将杯子放回杯垫。
凶手的目的还不知道,但绝对是有预谋的,加上对警察的蔑视,基本可以断定有反社会人格障碍。
既然是有预谋,只要找到前几次案件之间的关联性,就可以预判凶手的下一步动作。关键是这个关联性在哪。时间?空间?或是,死者脸上的字?
认真查看了案发现场的照片,将死者脸部放大,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那些字母好像真的没什么特别的。谜团没有解开,边伯贤揉了揉眉心,仔细看一遍之前的推断。
这里好像有些问题,还有这里。边伯贤将光标移过去,没来由感叹一句还是有个助手会方便些。

2.
静静坐在咖啡厅靠窗位置,听着三角钢琴倾泻出的乐章,边伯贤微微眯起了眼,他在用这样的方式舒缓自己因为高强度工作而紧绷的情绪。
一曲终了,边伯贤坐直身子去拿咖啡杯,指间刚碰到把手时,对面位置坐下一人。那人微笑着看他,轻挑着眉毛询问,“这里有人吗?”
边伯贤轻轻摇摇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你不记得我了?”语气听起来像是惋惜。
边伯贤抬头打量他,男人有着一双惹人的桃花眼,高高的鼻子和饱满的嘴唇,笑起来时回露出很多牙齿,看着很喜庆。
喜庆?边伯贤又看了那人一眼,“朴灿烈?”
朴灿烈一拍手,“对呀,就是我!”过度的动作引得周围的人都在往这里看。
边伯贤朝他做个噤声的手势,他赶忙收了动作,压低了嗓音,“老同学,最近过得怎么样?”
两人是大学同班同学,但不同宿舍。朴灿烈爱运动,没事就往操场跑,边伯贤则喜欢在图书馆待着,所以两人接触不多,唯一的共同点是学习成绩都不错,领奖学金时能碰个面,也算是点头之交。毕业后各奔东西,早就相忘于江湖了,谁知道在这也能遇上。
“挺好的。”边伯贤不想多说。
“诶,你最近是不是在破那个连环杀人案?我在电视上见你了。”
边伯贤皱了皱眉头,不置可否。
“我对这件事也有些了解,那个凶手还玩警察这么变态,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嘛。”
“你最近在忙什么?”边伯贤闻言抬头看他。
“随便去做做讲座喽。”
“没有任教?你不是已经升博士了?我记得媒体还有过报道,”边伯贤勾起嘴角,“心理学界的天才。”
“嘿嘿,只是运气好,”虽然如此说着,朴灿烈的嘴已经快咧到耳朵根了,“学校什么的太麻烦,懒得去。”
“那,帮我个忙?”边伯贤已经收了笑容,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什么忙?”
“做我助手吧。”
朴灿烈嘴咧的更开了,“好呀。”

然而一开始工作就忘了朴灿烈的存在了。夜幕逐渐降临,一抬手旁边却不是熟悉的杯子,边伯贤皱了皱眉,扭头看到朴灿烈刚从浴室出来,裸着上身,八块腹肌在灯光下有些耀眼。
他偷偷咽了下口水,耳根有些发热。不得不承认朴灿烈的身材真的很棒,下意识地将手边的杯子往嘴里送,入口却是陌生的口感,这才想起来自己拿了一杯茶。
“这怎么回事?”边伯贤扬了扬杯子。
“老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我给你买了盒茶叶,放在厨房橱柜的第二层了,”朴灿烈又咧开嘴,“我对你好吧。”
可是我更喜欢喝咖啡好吗,边伯贤撇了撇嘴。“那你干嘛在我家洗澡?”
“外面太热,买茶叶的时候出了一身汗。”朴灿烈一脸理所当然。
“为什么不回你家?”
“我不是你助手吗,你还在工作我怎么能走。”
“……”边伯贤无力反驳,“至少跟我说一声吧。”
“我叫你了啊,你没理我。”
边伯贤,完败。
默默地扔一沓文件过去,“你先补一下案件的相关资料吧。”

3.
边伯贤需要一本出版日期比较久远的心理学书籍,网上却找不到资源。查到省图书馆有,于是两人相约第二天门口见。
边伯贤无奈地看着朴灿烈手中的塑料杯,里面的茶叶还在缓缓飘向高处。
“我们就来找个资料,你这是干嘛。”
“渴了可以喝啊,我妈说喝茶叶水对身体好,我这是为你好。”
“我谢谢你。也谢谢你妈妈。”边伯贤转身向图书馆里面走。
朴灿烈赶紧大步跟上,露出的牙齿显示了他的好心情,“不用谢。”
对照着书号找到了那本书,却只能看着它在顶层朝自己招手,伸手试了试只能触及书角,边伯贤四下找着凳子,忽然感觉身后有个热源在靠近,他微微侧头,看到朴灿烈的鼻尖。那个人结实的肌肉隔着两层布料紧贴在自己背后,边伯贤甚至能感受到每一个线条,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升温……就在他想入非非时,身后的温度突然撤了,边伯贤打了个冷颤,蓦地显出些悲凉。
朴灿烈手中拿着那本书,稍微翻看了一下,随即咧开嘴,“就是这本,我们找到了!”
“嘘,这是图书馆,你声音小点。”
“伯贤,我棒不棒?”朴灿烈的眼睛亮亮的。
边伯贤看着眼前像等待表扬的孩子似的人,没忍住也笑出声,“棒。”

边伯贤将推断结果发给鹿晗,对方没过多久又发来一些相关信息,朴灿烈过来坐在他身边,只在屏幕上看到一堆数字。
“这是什么?”
边伯贤看了他一眼,又投入战斗,“加密信息。”
“用的什么方法?”
“Key File而已。”边伯贤手下没停。
“我更喜欢DES。”
“为什么?”边伯贤歪头看着他。
“解密起来比较麻烦,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朴灿烈咧嘴笑得没心没肺。
边伯贤思考了下,“也对。”
“伯贤,你这个样子很可爱。”
话音刚落天空就响起一声惊雷,吓得边伯贤心砰砰直跳,好吧,他承认,也许是被朴灿烈那句话吓得。
大雨交杂着闪电袭来,不一会门外就积起深深的一滩水,街道上的小溪已经没过脚腕,边伯贤低声咒骂着这座城市的排水系统。
“呜呼,看来今天晚上走不了了。”朴灿烈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边伯贤认命地去收拾客房,朴灿烈则笑着钻进了浴室。
等边伯贤洗完澡出来时却看到自己的床上躺着朴灿烈,他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有点怀念以前一个人的生活了。
“客房在那边。”边伯贤拍了下缩在被窝中的人。
“我知道,”朴灿烈抬头给他一个虚弱的笑,“可是我怕打雷,跟你睡行不行?”
他忍不住心软,点了点头。
感受到身边人的颤抖,边伯贤轻轻拍着他的背,“没关系,没关系,我在呢。”
朴灿烈钻出一个头,脸色在月光下变得惨白,惹人心疼,边伯贤抬手抚着他的脸。
“我是不是很怂?”朴灿烈在努力微笑。
边伯贤摇摇头,“每个人都会有所畏惧,很正常。”
朴灿烈闭着眼没吭声,沉默了很久,久到边伯贤以为他已经睡着了,他却突然开口,“十几年前也是这样的晚上……”
边伯贤静静地听着这没来由的话,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轻柔。
“那天我爸又是很晚才回来,我妈和他不知怎么的吵了起来。我是在睡梦里被吵醒的,就听到我妈哭喊着什么,模糊中听到了‘出轨’‘那个女人’……”
朴灿烈的声音抖得厉害,边伯贤隔着两层被子抱住他,手还是轻轻拍着他的背。
“我透过房门的缝隙去看,我爸的表情很凶狠,吵到激烈的地方,他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的烟灰缸……”
“他活生生把我妈打死了,打死了!”朴灿烈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边伯贤只得用力地抱着他安抚着,“没关系,我在呢,都过去了。”
不知闹了多久,朴灿烈慢慢平静下来,声音中带上了哭腔,“我还能记起来那天猩红色的鲜血,从她的头上就那么流下来,滴在地板上,哈。”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发出的单音节像是野兽的低吼。
边伯贤轻轻搂着他,只是不停地重复,“没关系,我在呢。”

4.
听着耳边平稳的呼吸声,边伯贤如释重负地倒在床上,窗外的雷声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看着那人如孩子般恬静的眉眼,边伯贤感觉一阵安心。两人现在,算是交心的朋友了吧。他慢慢合上眼,不一会儿也沉沉睡去。
虽是夏夜,但温度还是会降低,加上交加的风雨,倒有种深秋的感觉。边伯贤体寒,最受不得这样的晚上,但今天床上多了一个热源,还是个火炉,他在睡梦中向那边靠近,倒也算睡得安稳。
醒来的时候发现哪里有些不对,边伯贤一低头看到了横亘在自己腰间的手臂,顺着胳膊往上,就看到朴灿烈那双满含笑意的桃花眼。
边伯贤的脸瞬间就红了,“你……我、这……”他记得两个人明明是分开睡的啊。
“估计是冷了,你晚上一个劲往我怀里钻。放心,我没趁机占你便宜。”朴灿烈信誓旦旦。
“占屁,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你?”边伯贤闻言有些不满,上手去推他的头。
“可是窝在我怀里的时候就像只小动物,嗯,”朴灿烈点点头,“像只小猫。”
“别用那种比喻来形容我!”边伯贤觉得头疼,他明明是别人眼中的高冷神探,形象一直都保持的很好,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
“啊!小猫挠人啦~”朴灿烈捂着脑袋,“不要毁我帅脸!”
“喂!朴灿烈!”管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现在只想打人!

说起来,朴灿烈应该是助手吧?
边伯贤在一堆资料中抬起头,莫名想起这个问题,看着厨房中正在准备午饭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请了个保姆。除了饮食起居,连不良的生活习惯都被强制性改掉了。边伯贤推推眼镜,他觉得自己过得太安逸了,所幸最近没有新的案件发生。
不过朴灿烈好歹也是心理学界的天才,真的对这件事一点想法都没有?边伯贤摘下眼镜揉揉眉心,干脆直接去问问吧。
这么想着就踱步到了厨房,倚靠在门框边看那个忙碌的身影,斟酌了许久,开口却还是那句烂俗的“对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朴灿烈停下了动作,像是在思考,过了很久才扭头看他,“看伤口的位置,凶手身高应该不太高。看起来很像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我觉得着手点应该是受害人之间的联系,总该有什么共同点吧。”
边伯贤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就这样?”
朴灿烈眼神带了些委屈,“我又不是专业的侦探,只是个心理学家,我只会分析人的心理。可是现在有的只有死人和没出现过的凶手,要我怎么分析啊。”
看着他的表情,忽然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边伯贤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昨天晚上,你没事吧?”
朴灿烈眼中闪过莫名的情绪,然后低下了头,声音闷闷的,“没事。”
气氛有些尴尬,边伯贤轻咳了一声,“那我继续去……”
“伯贤,”朴灿烈抬起头看他,“你会辞退我吗?”
看着他的眼神,边伯贤莫名就多了一丝坚定,“不会。”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