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白】绅士

灵感来自薛之谦的《绅士》。
短篇,已完,HE。
放文。
——————————————————————
1.
朴灿烈是公司有名的绅士,走在路上会温柔地跟人打招呼,下雨天会主动借出自己的备用伞,即使是拒绝别人也能优雅又得体,他的脸上时刻带着适度的微笑,好像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心一样。
“其实他对某个人是不同的,只是你们看不出来罢了。”他的死党吴世勋经理曾如此说道。这句话引来了各路猜测,头号对象是营销部的林婉,毕竟她是公司长得最漂亮的女人。
“你看你看,朴总监对她微笑的弧度都不一样,一定是她。啊~好羡慕。”
“恨就恨咱们没人家生得那么好看,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同事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传入边伯贤的耳朵,他没忍住撇撇嘴,就凭他这十年来对朴灿烈的了解,那人绝对不可能是林婉。
为什么?
因为朴灿烈喜欢男人。
边伯贤和朴灿烈是高中同学,高一起就坐了同桌。那时两人还都很爱闹腾,闹着闹着就成了铁哥们儿。他是在高二下学期知道朴灿烈的秘密的,那时他们刚经过一次模拟考,边伯贤退步很大,也因此被班主任和家长轮番教育洗脑。于是他听到朴灿烈向自己坦白他是个gay时,只是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学习吧,高考才是最重要的。”
朴灿烈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子的,不再跟他开一些俗气的玩笑,不再跟他一起到处疯跑,跟每个人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也开始坐下来好好学习了,说起来边伯贤成绩进步很大还是托他的福。但也许是天意,朴灿烈高考时发挥失常,最后和边伯贤去了同一所学校,毕业后两人又进了同一家公司。
只不过朴灿烈凭借出色的能力在三年内直升为总监,而他还是个小小的员工。边伯贤轻轻叹口气,同样是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积极的心情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朴灿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边伯贤看着对方毫无一丝波澜的眸子,忽然有些烦躁,垂下眼睛轻声应了个“是”。

2.
是财务部的鹿晗?他长了张妖孽脸,会吸引男人也不奇怪吧。
还是吴世勋那个助理都暻秀?那人确实很清秀,是招gay体质。
或者是……
边伯贤坐在朴灿烈的副驾驶上,思绪飞到了天际,连身边的人叫他都没听到。
“伯贤儿?”朴灿烈看着眼前人如梦初醒的样子轻轻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边伯贤看他终于显露出些情绪,心情在不经意间也有了改善,“没事儿,我在思考人生。”
朴灿烈很给面子地轻笑出声。
“对了,下午那会儿看你挺没精神的,是怎么了?”
边伯贤轻轻摸着耳垂,“没事儿,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朴灿烈看了看他,没再说话,转头专心开车了。
两人住在一起,这件事连吴世勋都不知道。当初大学毕业时大家都是穷光蛋,两人就凭着多年的感情选择了合租。朴灿烈属于养眼星人,长得帅,能力又强,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边伯贤就是这时候提出不要告诉别人合租的事。他解释说不想再像学生时代那样被一群女生缠着给朴灿烈递礼物了,这理由朴灿烈还非接受不可。
下班高峰期堵了一个小时才到家,边伯贤嚷嚷着以后要坐地铁,朴灿烈也就随他去了,反正他每天都这么说,但第二天还是会乖乖在停车场等朴灿烈。
晚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现在的朴灿烈有些无趣,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边伯贤大嚼特嚼的空档不忘夸赞两句,“以后谁嫁给你一定会很幸福。”说完自己又笑了。
“你笑什么?”对面的朴灿烈一脸疑惑。
“也可能是谁娶了你一定会很幸福,噗。”
“……”
“说真的,你是上面那个还是下面的?”
“……”
“好啦好啦不问了。”看着对方一脸黑线,边伯贤识趣地闭了嘴。
洗完澡后直接扑到床上,房门却响了起来,边伯贤打开门一看,朴灿烈正端着一杯牛奶。
“干嘛?”边伯贤接过朴灿烈递来的杯子。
“温牛奶,助睡眠。”朴灿烈说完又带上了微笑。
边伯贤想起了在车上时胡诌的“晚上没睡好”,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3.
又是忙碌的一天,忙碌到边伯贤已经没时间去听别人的闲言碎语,紧赶慢赶才在下班半小时后处理完了所有事。
估计朴灿烈都等急了吧,边伯贤不自知地勾起嘴角,拿出手机划开屏幕,有一条未读短信:“晚上有事,你先回去吧。”发信人是朴灿烈。
蓦地就感到一阵失落,边伯贤才想起这是第一次没有跟朴灿烈一起回家。顶着低气压慢慢走向电梯,想着朴灿烈到底有什么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负一层了。
边伯贤懊恼地摇摇头,这迷迷糊糊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此时恰好电梯打开,他刚准备踏进去,就听到不远处朴灿烈的声音。边伯贤不由自主地躲在拐角,伸出小脑袋偷偷往里面看,刚好看到朴灿烈从倚靠着的车门处站直,然后向前去迎接着什么人,而向他走去问着“等很久了吗”的人,分明就是林婉。
下一刻边伯贤直接怔在了原地。林婉上前亲昵地搭上了朴灿烈的胳膊,两人走到车前,朴灿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绅士地做了请进的手势,惹得佳人巧笑倩兮,一弯腰坐了进去。
边伯贤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像是吃进去一个未成熟的橘子,然后感受着那股又苦又涩的味道从胃部流向血液,汇集到心脏,再分散到全身。他腿一软就要瘫坐下去,却还是硬扒着墙不发出一点声音。
原来是为了她,而丢下了他。
边伯贤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轻轻咬着嘴唇。
他们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边伯贤。
然后决然地回头冲进了电梯。
从那天开始,边伯贤再也没有去过负一层,每天吃完晚饭后坐地铁回家。不仅如此,他还尽可能躲着朴灿烈,即使在家也不出房门,洗澡上厕所都是趁着朴灿烈在房间的时间去解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不想见到他。
然而两个人的交集实在是太多,不是凭他一己之力可以躲得过去的。
边伯贤看着手头文件签字人后的“总监”两个字,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磨蹭到了快下班的时间,还是转身去找同事张艺兴帮忙。
不一会儿张艺兴就回来了,一脸懵懵的表情,“总监找你。”
“文件呢?”
“在他办公室。”
边伯贤没说话。他的心跳得很快,心情却十分平静,像是即将迎接意料中的死亡。

4.
轻轻敲了敲门,听到“请进”时边伯贤一个闪身钻了进去,他静静地看着地面,努力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对面的人倒是先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躲着我。”
边伯贤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闭嘴装死。
等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朴灿烈直接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边伯贤紧张地盯着他的脚尖,就在他以为要挨揍时,对方却只发出了一个鼻音,倒像是带了些委屈,“嗯?”
简单的一个音节也轻易地撞进边伯贤心里,他有些迷茫地抬起头,“我不想见到你。”
他看到对方眼睛里流露出名为悲伤的情绪,张了好几次嘴才开口,“为什么……不想见到我?”
边伯贤低头小声喃喃,“就是不想见到你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又很想见到你,可是又不能见到你。”
朴灿烈听不懂了,“为什么不能见到我?”
“因为见到你就很想哭。”边伯贤再抬头时眼眶红红的。
朴灿烈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笨拙地抬着对方的脸给他擦拭眼泪。边伯贤闭着眼睛狠狠吸了吸鼻子,像是鼓足了勇气,“那天下班后我看到你和林婉,她还挽着你,我一看到你就想起那个,想起来就难受,就想哭,我不想见到你,可是我又很想见到你,就是很想见到你,又不能见到你……”
边伯贤还在语无伦次地絮絮叨叨,忽然就被堵住了嘴,他一睁开眼,就看到朴灿烈那双深邃的眼睛,现在里面充满了柔情。他猛地一激灵,用力推开对方,“你疯啦?”
“没错,我疯了,早都疯了。”
“你……”
“我从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跟别人不同,一年多以后才意识到这是喜欢。”
“那天之所以跟你坦白是要告白,结果你一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样子,我以为你是在嫌我不够成熟,于是从各方面开始改变自己,结果还是不入你的眼。”
“后来我才发现你根本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你,而我再面对你时也已经少了那时候的勇气。我就想,能这样照顾你陪在你身边也好。”
“可是最近你总是在躲着我,一句话也不跟我说。这份文件还是欠了好多顿饭才换来的,只为了让你来找我,你居然还找别人代劳。我真的很生气,想要骂你一顿,可是看到你低着头站在那里我就什么气都没了,我不忍心伤害你。”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你躲着我是因为喜欢我,既然这样就快点跟我在一起吧。”朴灿烈耍赖似的牵住了他的手。
边伯贤愣愣地听着对方的长篇大论,好久才回过神来,“那……林婉呢?”
朴灿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是我表妹,因为不愿意借用我的关系所以没有对外宣扬。那天下午是我们一大家子一起去吃饭,我只是捎她一起。”
“她是你表妹?为什么我不知道?”
“他们一家都在国外定居,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
边伯贤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过“定居在美国的亲戚”这个概念。
所以一切都是误会?边伯贤眨着眼睛理了一遍思绪,最终目光停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他愣了一下,然后赶忙抽回自己的手。脸上的温度在上升,却还是硬凹着pose背对朴灿烈,“我才不喜欢你呢。”
朴灿烈难得地露出整齐的牙齿,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他绅士般弯腰牵起对方的手:
“那么边先生,我能送你回家吗,可能外面要下雨啦。”
边伯贤梗着红透了的脖子,轻轻点了点头。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