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度篇】金家少年二三事

【开度】(一见钟情)

1.

第一次见到都暻秀时,金钟仁正在升入高中后的第一节体育课上打篮球,少年神采飞扬,英姿飒爽。进了一球后,钟仁回头和世勋击掌,不经意地和看台上的人来了个对视。那人腿上放着练习册,手里拿着笔,像是做题累了正在休息。阳光从树叶间斑驳落下,在他身上形成一片片光晕,一双大眼睛隐在树冠的阴影中,似乎也为满头大汗的钟仁带来一阵舒爽的凉意。

钟仁一时看得呆了,连世勋的传球都没有注意,背后被篮球重重地砸了一下。钟仁有些懵,下意识地抬头往看台那人望去,发现他眼睛弯了起来,一张嘴笑成了心形,于是也跟着嘿嘿傻笑起来。

由于钟仁的走神,篮球被对方抢断,比分追平。

“哎,你想什么呢。”世勋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钟仁杠了他一下,往看台那边努努嘴:“那边那个人,你认识吗?”

世勋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而后笑开,冲那人摆摆手:“你说暻秀哥吗?全名都暻秀,比我们大一届。嗯,我想想,应该是在九班吧。怎么了?”

钟仁正准备说什么,被同学打断:“喂,你们俩还打吗?”他干脆拉着世勋往看台去,朝同学摆摆手:“不打了,有点事。”

世勋看他这架势,勾起嘴角,笑容有点坏:“怎么,你看上暻秀哥了?”在发现自己喜欢艺兴后,世勋就和钟仁探讨过这个问题,对方回去想了一个周末,再见到时第一句话居然是“我好像也是弯的。”据说是他看片得出的结论。

“对,一见钟情。”

钟仁一脸坦荡,倒让世勋有些意外:“不是吧,你认真的?”

“没开玩笑。”钟仁又转向看台:“他看起来很乖。”

“噗,人不可貌相。”世勋扬扬眉毛:“你知道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说话间就到了看台,钟仁丢下句“回去再说”,然后在暻秀面前站定:“学长好,我叫金钟仁,是世勋的好朋友。”

世勋翻了个白眼,搭讪能不用我的名头吗。他抬手打了个招呼:“暻秀哥。”

暻秀冲他们笑笑,和刚刚不同,他只是扬扬嘴角,看起来更加乖巧。

两人顺势在看台坐了下来,钟仁听着暻秀和世勋聊天,看着那人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越看越觉得心动,于是接过话头:“学长,我们加个微信吧。”

“好。”暻秀点点头。

“学长,把你的名字发给我吧,还有手机号。”

“好。”暻秀低头发消息。

钟仁看着他的侧脸,睫毛很长,鼻子很挺,一脸认真的样子格外动人。于是趁他不注意,拿起手机偷拍了一张,满意地看了看,钟仁把这张照片做了桌面背景。他一抬头,正对上世勋的眼神,对方很明显看完了全程,一副嫌弃地看着痴汉的表情。

钟仁威胁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许乱说话。

世勋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道:“我没那么无聊。”

“什么?”暻秀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没事,”看在兄弟情份上,世勋给钟仁打了掩护:“自言自语。”

正好下课铃声响了,暻秀也没多问,只收好了自己的书本:“回去吧。”

走到楼梯口,和暻秀道了别,世勋终于找到单独的说话时间,他勾着钟仁的脖子:“我说真的,暻秀哥可不是什么乖孩子。”

“嗯?”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艺兴哥那次被欺负的事情吗?当时灿烈哥找了两个人来帮忙,他是其中一个,身手不错,”世勋看着钟仁的表情变化,笑道:“后来还装无辜骗警察。”

钟仁看着暻秀的背影,惊讶过后反而挑了挑眉:“有点意思。”

 

2.

钟仁对自己对一个陌生人一见钟情这件事接受良好,确定了心意后,下一步就是培养感情。他想了一个晚上,决定还是用“打架五人组”作掩护,来掩盖自己的居心不良。于是他趁着周末约了暻秀,还以“告诉艺兴世勋喜欢他”来威胁世勋把其他几个人也叫出来。

艺兴上大学后一般住在宿舍,于是这天下午五个人中来的只有四个人。

一到KTV,灿烈和伯贤就冲到了点歌台去点歌,世勋落在最后,冷眼看着钟仁殷勤地给暻秀放包并开了瓶水,顺便想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前面的都成双成对,只有自己孤家寡人,啊~艺兴哥你在哪。

“你要唱什么?我帮你点。”钟仁把水递给暻秀:“别喝啤酒了,伤身体。”

“没关系,我自己去。”暻秀睁着一双大眼睛,诚恳地看着钟仁:“你抢不过他们。”

钟仁看了一眼一边在屏幕上乱按一边吵吵闹闹抢一支话筒的两个人,眼疾手快地把另一支话筒拿过来:“不试试怎么知道。”

然而现实很骨感,钟仁挤了几次,连点歌界面都摸不到。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朝他得意扬眉的伯贤,暗自感叹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属性,欺负第一次见面的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暻秀微笑着看他们闹了一阵,才上前勒住灿烈的脖子,意义不言而喻。

“暻秀你怎么这样,”伯贤识相地让开,但嘴上不停:“就算小学弟很招人疼,也不能就这么抛弃我们的友情啊。”

暻秀看了他一眼,伯贤立刻捂住嘴:“我什么都没说。”

灿烈指着伯贤大笑:“怂。”

只是看了一眼而已,用得着这么害怕吗,钟仁看这发展,在心里默默腹诽,暻秀明明就很可爱。

点歌台的位置被让开,伯贤和灿烈鬼哭狼嚎地唱着他们点过的歌。钟仁坐下来,回头问暻秀:“暻秀,你要唱什么?”

“要叫哥。”暻秀很认真:“你点吧,不用管我。”

钟仁怔了一下,而后笑开:“我唱歌不好听,想听暻秀唱。”

“都说了叫哥。”暻秀坐在钟仁旁边:“那我来点。”他想了想:“Nobody会唱吗?”

钟仁眼前一亮:“暻秀来唱,我给你伴舞。”

“叫哥。”暻秀按下歌名,又点了几首国民度比较高的歌,问钟仁:“我们回去坐?”

钟仁被他的“我们”取悦了,笑眯眯地点点头。

回去时世勋正坐在拐角,他怨念地看了一眼钟仁,后者仿佛没看到他一样,正准备从他脚上跨过去,世勋却突然一抬腿。钟仁猝不及防地被绊了一下,往前将暻秀扑倒在沙发上。

灿烈和伯贤闹哄哄的歌声戛然而止,两个人叉开手指捂住眼,顺便猜暻秀多久会坐起来打人。世勋则在一旁弯着嘴角偷笑。

钟仁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暻秀,由于是从背后扑倒,所以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包间里灯光昏暗,他看不真切,只觉得暻秀的耳朵似乎红了。

过了几秒后,暻秀反应过来,赶忙把他推到一边,而后掩饰地喝了一口水,眼神乱飘。钟仁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满满的都是“好可爱好想亲一口”。

伯贤突然叫了一声扑过来,疯狂地晃着暻秀的肩膀:“暻秀啊你没事吧是不是压到哪里了居然没有打人……”

暻秀一把把他掀翻在沙发上。

伯贤躺在沙发上,手里还举着话筒说“遗言”:“太好了,果然是暻秀没错。”然后放心地垂下手装死。

灿烈看到他这样子,偷偷地上前挠他的咯吱窝,两个人顿时又笑闹作一团。

暻秀把他们手里的话筒抽出来,递了一个给钟仁:“Nobody,唱不唱?”

钟仁没有接,整整衣服跑到桌子前:“说好了给你伴舞。”他长得又高又黑,看起来像头熊,故意软着身子跳女团舞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钟仁看着笑得气都喘不匀的暻秀,只觉得怎样都值了。

 

3.

经过那次KTV之行,两人的关系似乎近了很多。钟仁下课后会时不时地去高二年级找暻秀说说话,暻秀则会在吃饭前的一节课间给钟仁送些小点心垫肚子。

“暻秀,这个也是你亲手做的吗?”钟仁咬了一口药果:“很好吃。”

“嗯,做起来不费什么事。”暻秀点头,顺便纠正:“叫哥。”

“中午要一起吃饭吗?”钟仁三两口吃完他带的点心。

“和世勋一起?”

钟仁皱皱鼻子:“我们不叫他。”

“嗯。”暻秀抿着嘴笑。

于是,中午又被丢下一个人吃饭的世勋咬咬牙,骂了句“重色轻友的家伙”,然后和他的艺兴哥哭诉去了。

这天钟仁照例来找暻秀,兴冲冲地从窗口往里望,却看到暻秀和一个女生凑在一起看手机,那女生说了句什么,暻秀笑得眼睛都没了。

钟仁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没控制住音量,大叫了一声:“暻秀!”

暻秀受惊地抬起脑袋望过来,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像只小企鹅。

钟仁顿时觉得什么气都散了。

其他人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了钟仁一眼,而后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暻秀出来时,手机顺手塞在了口袋里:“怎么了?”

“你刚刚,咳,”钟仁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一点:“在做什么?”

提起这事,暻秀又弯了眼睛:“刚刚我同学跟我分享了一款照相软件,里面的素材很好玩。”

“那也不用凑那么近吧。”钟仁嘟哝。

“嗯?”

“没事,我是问,什么软件?”

“就是这个。”暻秀拿出手机给他展示,一打开屏幕,界面还停留在刚刚试过的照片。暻秀意识到不对,赶忙又把手收了回去。

然而钟仁已经看到了,那是一张偷拍的他的照片。上周三下午他被老师罚留堂,暻秀坐在他同桌的位置等他,他却做着题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天都黑了。那张照片正是他的睡颜,而那张照片的背景,则是他的课桌,教室,还有那天的夕阳。

“暻秀,你……”

钟仁话还没说完,上课铃声就响了,他只得丢下一句“放学等着我”,扭头往教室跑。

接下来的课,钟仁听得心不在焉的,默默数着秒针等放学的铃声。然而当真的放学后,他却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和暻秀说些什么。

钟仁磨磨蹭蹭地收好书包,告诉世勋自己晚上有事,不和他一起走,然后亦步亦趋地往高二年级的楼层去。他到的时候,暻秀班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两个人相顾无言了一阵,等所有人都走完,钟仁才清清嗓子开口:“暻秀,你为什么要偷拍我?”

暻秀垂下眸子,盖住那双大眼睛,脸颊红红的。他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钟仁看他的样子,试探地握住他的手:“其实我也偷拍过你,不只一张。”他掏出手机按亮,桌面壁纸赫然就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偷拍的那张侧脸。

暻秀动了动嘴唇,头埋得更低了。

钟仁看着他,只觉得越看越可爱,于是克制地上前一小步:“暻秀,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叫你哥吗?”

暻秀摇摇头。

“因为我喜欢你。”钟仁抬起暻秀的下巴慢慢靠近:“我不想做你的弟弟,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可以吗?”

两人的嘴唇似有若无地碰在一起,钟仁每说一句话,都有热气喷在暻秀的嘴上,他微微颤了一下,然后轻轻点点头。

一获得准许,钟仁立刻侧头堵住了他的唇,在他的嘴上轻舔摩挲,极尽温柔。等到放开时,两人都气喘吁吁,而暻秀的脸已经红得快要滴血。

钟仁轻笑了一声,而后把他紧紧抱在怀里,顺便在心里反驳世勋的话。

暻秀哪里凶,明明就可爱极了。

 

【开度篇,完。】


评论
热度 ( 72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