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篇】金家少年二三事

【勋兴】(轰轰烈烈)

俊勉班里有一位中国人。

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俊勉觉得很假,因为按照新闻上所说中韩现在的关系,如果班里有个中国人,一定会受到很多人的排挤。可实际上班里大部分同学都相处得很好,并没有哪位同学特别受欺负。

“那是因为他从小就在韩国生活,而且人很好。”跟俊勉聊天的人如此说道。

原来是因为个人魅力啊。俊勉顿时非常佩服这位中国的同学。

但跟这位中国同学张艺兴熟悉之后,俊勉才知道同学们起初之所以会接受他,还有校霸吴世勋的功劳。

而接下来,就是关于这两个人的故事。

1.

由于家庭原因,艺兴从九岁开始便寄居在张妈妈在韩国的朋友吴妈妈家里,这家有个和艺兴差三岁的独生子吴世勋。艺兴刚到吴家时,吴爸爸和吴妈妈都很欢迎,而世勋也因为多了一个玩伴非常开心。但过了一段时间,世勋突然对艺兴产生了敌意,吃饭要抢他碗里的,喝水要抢他的杯子,玩具不给他玩,甚至偶尔还会动手。艺兴本就长得不算高,世勋还在练跆拳道,加上自己寄人篱下,所以只有挨打的份。吴妈妈发现世勋有这种举动后,不止一次训斥过他,但一被训世勋就会哭,艺兴只能站在一边忍着眼泪,默默地看吴妈妈把世勋抱起来安慰。

世勋一直没觉得自己做的有哪里不对,直到艺兴的生日这天。虽然人小,世勋也知道寿星最大的道理,但中午吃饭时,他习惯性地抢了艺兴碗里的牛肉,抢完才发现不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吴爸爸已经发现他的小动作,拿起筷子边呵斥边敲了他的手。筷尾打人有些疼,世勋没忍住哭了起来。吴妈妈心软,没一会又把他抱起来跟他讲道理。

艺兴在旁边瘪嘴看着这一家三口,越看越觉得委屈。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生日,世勋却连块牛肉都不让自己吃。为什么明明是世勋的错,却没有人安慰自己,反而去安慰他。为什么自己明明有爸妈,却一定要住在这里,而不能回家。太多的为什么萦绕在小艺兴心头,当想到妈妈时,他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我要妈妈……”难过憋得太久,一旦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艺兴越哭越大声,把其他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吴妈妈赶忙把他搂到怀里:“艺兴,怎么了?不哭不哭。”

艺兴只是不住地掉眼泪,不住地喊着要妈妈。

世勋看着哭得停不下来的艺兴,眼角衔着的泪要掉不掉的,这是艺兴来了之后第一次哭。世勋无措得绞着手指:“为什么艺兴哥做了坏事还要哭?”

吴妈妈闻言,一边轻轻拍着艺兴的背一边问:“你艺兴哥做什么坏事了?”

“他要来抢走妈妈的爱,”世勋指着艺兴,抽了抽鼻子:“就是坏人。”

看到自己正被他指着,艺兴往吴妈妈怀里躲了躲。

吴妈妈皱着眉头:“谁告诉你的?”

世勋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于是老实道:“梁阿姨上次来我们家的时候说的,还说你不爱我了,让我跟她走。”梁阿姨是吴爸爸的同事,经常来吴家串门。

吴妈妈瞪了吴爸爸一眼,眼中满是怒气。吴爸爸示意她稍安勿躁,把世勋拉到自己身边:“梁阿姨这么说是因为我们世勋太可爱了,她想把你要走,所以才说这些假话。”他揉揉世勋的头:“妈妈对艺兴哥的爱是阿姨对外甥的爱,对你的爱是妈妈对儿子的爱,是不一样的,怎么会被抢走呢。”

这段话太绕,世勋似懂非懂,但他听明白了一件事:艺兴哥不会抢走妈妈的爱,梁阿姨是在说谎。 

“况且你艺兴哥来了之后对我们世勋是不是也很好?你明明多得了一份爱啊,是不是也该还你艺兴哥一份爱?”吴爸爸再接再厉。

世勋想到这些日子里,他明明在伤害艺兴,艺兴却还一直让着他,从来没有欺负过他。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自己做错了?那应该对你艺兴哥说什么?”吴妈妈插话。

世勋挣脱爸爸的手,站在艺兴面前结结巴巴地道歉:“艺兴哥,嗯、对不起,以后、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艺兴其实并不想原谅他,但看着吴爸爸和吴妈妈鼓励的眼神,他还是不想让他们失望,于是轻声回了句:“没关系。”

2.

往后的日子里,每次想到艺兴那天委屈的眼泪,世勋都觉得愧疚又心疼,所以竭尽全力地想要对他更好一点。但越是明白他这种心理,艺兴越是不想和他亲近,在和他相处时也只是偶尔做些回应,维持一下表面上的和平。

艺兴觉得,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在他茫然无助寄人篱下时还在他心上插刀的世勋。然而世间又哪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

大了些后,艺兴慢慢了解到自己在异国阿姨家住的原因:父母离婚后法院把他判给了母亲,但母亲的新家庭不接受他的存在,他便被送到了这里。好在吴爸爸吴妈妈都对他很好,还帮他报了他喜欢的街舞班,他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可怜的。但当时他还很天真,所以在某个所谓亲故问他为什么会在韩国上学时,他便如实地回答了。

第二天,整个班级便传遍了“张艺兴是孤儿”的消息,听到这个谣言的艺兴出离地愤怒了。他找到前一天的亲故,但对方状似无辜,眼里却分明是嘲笑,最后还说出“跟孤儿也差不多”这种话。

艺兴看着对方的脸,咬咬牙还是把拳头忍了回去,要怪就怪他谁都相信。看着周围人或看热闹或怜悯的表情,听着他们半是同情半是嘲笑的话语,艺兴回到座位上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不想看也不想听。

但架不住有人就是无聊,非要往艺兴面前凑,还故意说些“用不用爸爸收留你”的话。艺兴睁眼一看,是后排的四个混混,于是假装听不见,又闭上了眼睛。

“喂,说你呢。”为首的胖子姜泽旭跺了一脚他的桌子,害得艺兴往后歪了一下,差点摔倒,四个人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艺兴不想惹事,只默默地扶正了桌子,恰好上课铃响了,姜泽旭啐了一口,一群人哄笑着往后排走。

接下来一段的时间,艺兴就开始了被同学孤立和欺侮的生活,连原来的朋友也站到了对方阵营里。他的原话是:“如果不一起欺负你,我就要被欺负了,对不起。”

艺兴并没有生他的气,只觉得很可笑。他不想让吴爸爸和吴妈妈担心,所以没有说出这些事。而世勋还在隔壁上初中,自然也不知道。

这天艺兴又被后排的几个人围住了,说实话,每天听他们反复说那些话,他觉得自己都要麻木了。但也许是发现了他软硬不吃,这天他们干脆侮辱起艺兴的妈妈。艺兴咬牙听了两句,终于忍不住握紧拳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呦,还挺凶,”姜泽旭看看自己的小弟,笑着:“怎么,来打我啊。”说着把脸伸了过来。

艺兴拿起字典直接砸了过去。

姜泽旭没想到他真的会动手,懵了一下后,四个人一起围了上来。艺兴之前没打过架,很快就落了下风。正打着,教导主任突然来了,也不问青红皂白,给每个人都记大过并请了家长。

世勋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仅一个校门之隔的艺兴,每天都被校园暴力伤害着,而自己居然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最终教务处想把各个学生连同家长教育一顿,被吴爸爸以“保护学生不力”为由怼了回去,但艺兴的大过终究还是没有消掉。

3.

第二天世勋和艺兴一起进了高中部,并一路护送他到了教室。艺兴默许了他的行为,以为他送到后就会离开,没想到他直接走上讲台,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其他人不明白怎么回事,都安静了下来,只有艺兴站在座位上一个劲地向他比划“下来”的手势,示意他不要闹。

世勋无视艺兴的动作,抱着双臂,一脸拽拽的表情:“听说这个班有人欺负我艺兴哥,是谁,站出来。”

姜泽旭还没来,整个教室一片安静。

“好,现在不承认,以后就别不要脸地又去欺负人,要是让我知道,”他抬手在台下指了一圈,故意放狠了声音,一字一句道:“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说完正准备走,想起什么又回头补充:“请把我刚才的话转告给没来的人,谢谢。”

后排的同学被镇住了,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虚张声势地叫嚣:“你算老几,有本事打一架。”

世勋讥笑了一声:“行,今天下午放学后我会来接我艺兴哥,到时候校外等着。”说完做了个“I GOTYOU”的手势,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室。

艺兴赶忙追了出去,拦在他面前:“你这是干嘛?”

世勋看到是他,眼睛弯成了月牙:“保护哥啊。”

艺兴怔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劝,世勋就摆摆手:“我得赶紧走了,不然一会迟到了。”

艺兴只得看着他下了楼。

这天下午世勋一放学就等在高中部门口,却看到姜泽旭一行人推搡着艺兴出了校门。世勋上前一把将艺兴拉过来护在身后,而后轻蔑地看了几人一眼:“就你们几个?”

姜泽旭看到他明显稚嫩的脸,嘲笑道:“今天早上来我们班嚣张的人就是你?”

艺兴在世勋身后拽着他:“我没事的。别惹事,你也想叫家长吗?”

世勋想了想,对几人挑了挑眉:“你们也不想再被叫家长吧,我们换个地方?”

姜泽旭跟三个小弟对视一眼,又傲慢地扬起头:“行。”

世勋转身对艺兴笑了笑:看,这样就不会有事了。

艺兴又急忙拉住准备走的世勋,压低声音道:“你以为在外面打架叔叔阿姨就会不知道吗?”

这话提醒了世勋,他又转头对几人道:“先说好,如果我赢了,以后你们不许再欺负艺兴哥。”

姜泽旭直接笑喷了:“就你?没问题。”

世勋拉着艺兴往远处的小巷子去:“我是为了保护哥,爸妈不会生气的。”

“可你会受伤!”艺兴吼了一句,反拉着他停下。

“没关系,”世勋认真地看着艺兴:“我愿意。”

艺兴被噎得无话可说,又怕他出事,只能跟了上去。

“待会哥就待在我后面,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世勋拉着艺兴的手道。

让他一个人在前面打架,做哥的却躲在后面?艺兴自问做不到。大不了就拼了,他暗自想着,不能让世勋受伤,否则叔叔阿姨一定会生气。

站定后,世勋把艺兴拉到身后护着:“怎么打?”

姜泽旭抱着手臂:“看你小,别说我们欺负你,一个一个来,单挑怎么样?”

世勋闻言,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好。”

听到这话,艺兴心里踏实了些。世勋一直在练跆拳道,实力他是知道的。群殴的话很可能没办法全身而退,但单挑可能性就大得多。况且世勋发育得一直很好,跟他们比起来也没有矮多少,一定不会落下风。

而事实也是如此,世勋毕竟是系统训练过的,比这些没有章法的混混好太多,第一个人冲上来后,没几分钟就捂着肚子躺倒了。

姜泽旭严肃起来,派了个个头大一点的兄弟。这次过程困难了些,但最终还是世勋胜利。

姜泽旭扭头看了一眼,想和最后一个兄弟一起上,但想起自己说的“单挑”,还是咬咬牙,只让他自己冲了上去。

熟能生巧,这次世勋撂倒他用时显然短了很多。看对方没有动的意思,他挑了挑眉,还做了个挑衅的手势。

姜泽旭顿时被刺中了,叫喊着冲了上来。但他肉不少,行动不太灵敏,被世勋按着锤了好几拳。拳头打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姜泽旭再也顾不上什么脸面,喊了句“一起上”,带头又冲了上去。

本来世勋一个人是打不过四个人的,但他们刚刚负了伤,而艺兴一看他们不讲规矩,也握着拳头加入了战场,所以四个人又被轻松撂倒了。

“记住你们说过的话,”世勋捡起角落的书包,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我哥,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便拉着艺兴离开了。

一路上艺兴的心情都非常好。他之前不反抗是不想在学校给吴爸爸他们惹事,但不代表他不想这么揍姜泽旭他们一顿。现在因为世勋在,仇报了,被欺负的问题似乎也解决了,还不会被要求叫家长,他自然很开心。

“你早该打他们了,”世勋看着他脸颊的酒窝,忍不住也笑了:“不然他们会一直欺负你。”

“我打不过。”艺兴挠挠头,弱弱地说明。

“没事,反正他们应该不会怎么样了。”世勋转了个方向倒着走:“如果他们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艺兴应了声“嗯”,心里却想着,如果真的有下次,还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呢,还是不要连累世勋的好。

4.

接下来一段时间,几个人果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他们带头排挤艺兴,其他人也都收敛了许多,艺兴终于享受到难得的安宁。然而没过多久的某天早上,艺兴来到学校,却发现自己的桌子、凳子和书上全是黏糊糊的,空气里充满了糖浆的味道。

在这个班里会这么做的只有那几个人。艺兴怒气冲冲地去后排质问姜泽旭,却换来对方的幸灾乐祸:“哎一古,我们艺兴怎么这么可怜,谁把你座位上弄成这样了?”

“别说不是你们。”艺兴满脸怒气。

“是我们又怎样,”姜泽旭翘着二郎腿:“有本事你打我啊。”

“姜泽旭!别忘了那天你们答应了什么。”

“我们答应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姜泽旭摊手:“你有证据吗?”

艺兴被他不要脸的程度惊呆了,“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姜泽旭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天是你弟弟耍诈,所以我们答应的不算。”他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回去告诉你弟弟,要是有胆,周六下午两点,我在上次那个巷子里等着他,再商量我们答应的那件事。要是没胆,就别怪我们欺负你,也别怪我们下午放学去堵他。”

他们会说这话,很明显是因为上次被世勋打败,觉得丢了面子,所以故意要找他的事。但是因此污蔑世勋,还准备下套教训他,艺兴就有些忍不了了。他不屑地看了姜泽旭一眼:“别想了,我不会告诉他的。”

姜泽旭闻言反而笑了:“没关系,到时候你来也行,我们不挑。”

对于对方这么爽快地就放弃了,艺兴有些怀疑,但想想这样能不因为他而连累世勋,他只是哼了一声扭头回了座位。

在这天到周六期间,姜泽旭他们每天都会到艺兴座位上刺他几句或者让他跑腿,偶尔被班主任看到,她也只是不痛不痒地批评几句而已。艺兴知道是吴爸爸吴妈妈跟她打过招呼,但他对这个班主任并不抱什么期待。当初他也不是没有向她求助过,但被她以一句“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多找找自己的问题”给打发了。若不是她纵容,姜泽旭他们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周六下午,吴爸爸吴妈妈都不在家,艺兴借口约同学一起看电影而出了门。路上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怎么对待,但若是现在反悔,不止他,世勋也会被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和那些混混之间的事,本就不应该扯上世勋的。况且总不至于被打死吧,艺兴自嘲地想,如果让他们打一顿过过瘾,这件事就能到此结束,那似乎也不算差。

走进巷子时,如艺兴所料,姜泽旭他们请了外援,看起来是个已经成年的混混。看到艺兴来了后,其他人哈哈大笑着给他介绍:“袁大哥,就是他,一个傻子。”

艺兴抿抿嘴,强忍下心中的憋屈。他打开手机录音:“先说好,这次随你们做什么,但过了今天,我们再无瓜葛,你们也不许找我弟弟的麻烦。”

姜泽旭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那得看你怎么做了。”他示意一个小弟拿出手机拍照录像,上前拍拍艺兴的脸:“先跪下给我们磕三个头,叫声爷爷。”

艺兴抬头指着天上,满脸嘲讽:“我爷爷早就去那里了,你们急着见他吗?”

“别给脸不要脸。”姜泽旭直接甩了他一巴掌。

“别忘了,你的行为影响着你弟弟。”那个姓袁的混混笑着提醒。

想到世勋,艺兴不说话了。

“跪啊。”姜泽旭往他腿上踹了一脚。

艺兴咬着牙,慢慢地跪了下去。

拿着手机的小弟上前拍他的表情:“不是说中国人都很有骨气吗,原来这么容易就给韩国人跪下了啊。”

艺兴斜了他一眼:“想多了,谁给你们跪,我是给我爷爷跪。”他说着磕起了头:“我还要拜托我爷爷早点把你们几个人渣带走。”

“还嘴硬。”姜泽旭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现在还早,不用这么激烈,”袁大哥看了眼手机:“我们可以慢慢来。”

5.

听到艺兴说约了同学出去,世勋觉得有些奇怪。他前一段才刚被班里的同学排挤了,现在哪里就有了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出去玩的朋友。当世勋提出了疑问,艺兴有名有姓地说出是哪位同学,并解释是原来就很好的朋友后,他才放下心来。

可没过多久,世勋就收到发小朴灿烈发来的一个帖子,内容是姜泽旭他们欺负艺兴的直播。原来这群人知道艺兴不想拉世勋下水,表面上说只找艺兴一个人报仇,实际拍下视频和照片发在学校贴吧,就是想引来世勋。看到艺兴肿着脸颊跪在地上的照片,世勋只觉得一阵怒火蹭地冲上了头顶。来不及跟灿烈解释,世勋一边给吴爸爸吴妈妈打电话,一边冲出家门打车去了那条巷子。

世勋到的时候,艺兴正被人拽着头发抬头说话。看到这情景,他一个健步冲上前往那人肚子上踹了一脚,而后把艺兴扶起来检查伤势。

姜泽旭猝不及防被踹倒,下意识骂了一句,抬头看到世勋,反而后退两步,赶紧去告状:“袁大哥,这就是耍诈那小子。”

袁大哥抱臂看着他:“这么个小鬼就把你们坑了?”

姜泽旭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而这边,艺兴看到突然出现的人,急道:“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我说过要保护哥的,”世勋对他温柔一笑:“说到做到。”而后鄙视地看向那群混混:“你们这又是搞什么?”

艺兴努力探出头:“我们说好了,不关我弟弟的事!”

袁大哥倒是挺淡定:“既然来了,就一起玩玩吧。不懂规矩,就让我教教你规矩。”

“他们在诬陷我弟!”艺兴吼道。

然而世勋和袁大哥已经开始动手了,姜泽旭和其他两个没有拍摄的小弟也不要脸地准备群殴。现在说什么都没人听了,艺兴干脆也撸起袖子上去帮忙。

以少年之力对抗一个成年男子本来就落下风,更何况还有人在不断下黑手。艺兴即使和他们同级,也没有太多打架的经历,顶多能拖住一个。况且他们下手的程度和之前截然不同,如果说之前只是故意羞辱艺兴引来世勋,现在就是在发泄被一个初中生揍了的仇恨。没过一会,世勋就挂了一身彩,脸上有几片淤痕,嘴角还渗出了血。不过他也拳拳到肉,没让对方占便宜,并尽力地把艺兴护在身后,帮他挡了不少拳头。

“你让我好好打,”艺兴被逼急了,拍着世勋的背:“我是在帮你!”

世勋没有回答,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态度。

艺兴不愿自己被弟弟护着,看到他们又要趁他不注意往世勋身上抡拳头,一个闪身上前护在了世勋身前。但由于对方力气太大,他又正在移动下盘不稳,于是直接被打倒在了地上。

艺兴甫一倒下,就有人要往他身上踹,然而下一秒,一个身体压在了他身上,承受了来自外界的所有攻击。

“吴世勋你是不是傻!”艺兴抬手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看着对方头上渗出的血迹,以及明明很痛却硬咬着牙不喊一句的表情,艺兴觉得心在抽痛,眼睛也被泪水糊住。他不相信世勋没有看出来自己对他似近实远,却依然坚守着小时候那个“保护你”的承诺。此时此刻,他能做的唯有抱紧世勋。

“住手!”巷子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几个人闻言都停下了动作,世勋忍着痛抬头一看:“朴灿烈!你来干嘛!”

朴灿烈一笑,露出一排白牙,他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人:“带人来帮你打架。”

艺兴看了眼他身后两个瘦瘦小小的人,不知该说些什么。

袁大哥看这阵仗,轻蔑一笑:“噗,就你们几个,还用得着一波一波来?”说着示意其他人放开这两人,冲巷口的三个人勾勾手指:“一起上?”

朴灿烈依旧是一口白牙,他左边的人捏了捏拳头,右边的人看起来一脸懵,没一个人有要答话的意思。

袁大哥也不在意,喊了句“一起上!”就冲了上去。

朴灿烈不紧不慢地撸了撸袖子,躲开前面三个人的攻击,一拳头正中袁大哥的脸:“我来跟你玩玩。”

朴灿烈是和吴世勋是跆拳道班的同期,加上大他两岁,身量更高,看起来的确是这些人里战斗力最强的,对上袁大哥也是自然而然。让世勋没有预料到的是,那个看起很瘦的下垂眼也灵活地躲过了三个人的攻击,直接冲还在拿着手机拍摄的小弟而去,而后一个踢腿他的手机就飞了。剩下那个明明很萌的大眼睛,下手更是毫不留情,一个人对三个人,招招狠辣。

等等,对三个人?

艺兴赶忙把世勋扶到一边坐好,而后也上去帮忙。但没打两下,就看到世勋嘴角挂着血也来分担了一个人。

“你伤那么重,去休息!”艺兴躲过一拳,冲他喊了一声。

而世勋只是闷不吭声地挥拳头。

艺兴实打实地对上一个人,没有太多精力分神,只能交待他自己小心。

几个人打了一会,渐渐占了上风,下垂眼还有空趁着那个小混混倒地的时候把他手机里三人来之后的视频删了。他刚按下删除键,就听到警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于是顺势一趟,捂着肚子哀嚎。

艺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蒙了,倒是朴灿烈立刻理解他的意思,拽着袁大哥也往地上躺,拳头还没到身上就叫了出来。

于是吴爸爸吴妈妈带着警察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两个孩子满身是伤,另外两个孩子也躺在地上,只有一个孩子睁着大眼睛,胆怯而无辜地望着警察叔叔。

所有人看到警察,都停下了手站在原地,只有下垂眼依然捂着肚子,一边痛哼一边喊:“警察叔叔,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袁大哥一行人听到这句话,鼻子差点气歪:“你不要血口喷人!”

下垂眼只是虚弱地冲警察的方向笑笑,大眼睛则是无措地看了一眼他们。

带头的警察当时心里就有了判断。

几个人都被带到局里录了口供,由于混混作死,非要发帖子刺激世勋,所以他们寻衅滋事证据确凿,最后袁大哥作为惯犯被拘留了几天,姜泽旭几人的名字则被报到了学校,吴爸爸以不把“学生受到欺负时学校不作为”这件事告诉媒体为条件,消了艺兴的大过,而姜泽旭四人被处以留下察看处分,也终于安分了下来。

朴灿烈几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受伤,事后都去医院上了些药。吴世勋伤得最重,就这么住了院。而经过这件事,艺兴终于在心里原谅了儿时欺负过自己的世勋,不仅如此,他还因为愧疚太过,对世勋的好感度不知不觉间蹭蹭地涨了起来。

这天下午放学,艺兴按惯例去医院探望世勋,和他闲话些学校的趣事。

“伯贤把手机里的视频删了,同学们不明真相,都以为你单枪匹马一挑五救了我。现在他们都在传,惹谁也不能惹你,连带着我也沾了光。”艺兴帮世勋拢拢冒出绷带的头发:“以后有你在,不会有人欺负我了。”

伯贤就是那个下垂眼,是大眼睛暻秀叫去帮忙的。

“嗯,有我在。”世勋咧开嘴角,却扯到伤处,疼得呲牙咧嘴。

艺兴被他的表情逗笑:“小心伤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乱来。”

世勋看着他还微肿的脸颊,心疼地抬手蹭了蹭:“是我没保护好你,以后不会让你受伤了。”

 “明明自己还在病床上躺着,说什么呢。”艺兴转头想帮他削苹果。

世勋先他的动作一步握住他的手:“我是认真的。”

艺兴猝不及防对上对方深情的眸子,心脏顿时狂跳。

后来艺兴回忆起来,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动心的吧。

他垂下眼睛,不自然地挣开世勋的手:“我知道了,我、我给你削苹果。”

“好,”世勋笑眯眯的:“艺兴哥亲手给我削苹果,开心。”

艺兴抿抿嘴唇,压下翻涌的思绪。

6.

之后的事情似乎顺理成章,艺兴开始慢慢关注世勋的生活,越了解越觉得喜欢,长得又高又帅,学习能力强,打篮球很厉害,还对别人高冷对自己温柔,从不拖泥带水,似乎处处都是顺着艺兴的心意生的。

然而艺兴只敢偷偷关注。毕竟喜欢男生本就不被大众所容,更何况吴爸爸吴妈妈把他当成亲儿子,他不能把世勋带到歪路上。所以这样就很好,艺兴坐在台下,看着高中毕业仪式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世勋,觉得很满足。

这天晚上,世勋撒娇耍赖硬是要和艺兴睡一个屋,吴妈妈回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儿子,早点睡。”

世勋笑得像朵花:“嗯。”

艺兴不知道他们打什么哑谜,一脸疑惑地被世勋推着进了屋。

洗澡吹干头发后,艺兴看着侧躺在床上眼神一错不错地看他的世勋,心脏怦怦直跳。他抿了抿嘴,想摆出作为哥哥的气场:“看什么,早点睡。”

世勋看到他红着的耳朵,轻笑了一声:“嗯。”

艺兴关了灯,慢慢地爬上床,动作僵硬地躺在世勋身边。暗恋好几年的人就在自己的枕侧,怎么可能睡得着。他努力平复呼吸,装作不经意地翻身,却正好撞到对方的眼睛,在黑夜中亮亮的。

“怎么不睡?”艺兴错开视线。

“艺兴哥。”

“嗯?”

“其实我不是个守信的人。”

“什么?”艺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和同学约好打篮球,我会因为临时犯懒不去;答应帮住宿生带东西,我会一出校门就忘。”

“所以呢?”艺兴想象他和同学们相处的细节,微微扬起嘴角。

“所以,我一直保护你,不是因为我小时候的承诺,”世勋越笑越开:“而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样啊。”艺兴神游在自己的想象,起初没过脑子,反应过来后一下子弹了起来:“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世勋重复:“我喜欢你,”他也坐起身,伸手握住艺兴的肩膀:“是恋人的喜欢。”

“不行。”艺兴推开他的手:“我们都是男生。”

“那又怎么样,”世勋锲而不舍地拉住他的手:“哥也是喜欢我的吧。”

“我没有。”艺兴扭过头,手却倏然攥紧。

“是吗?”世勋扬扬眉毛:“那上次午睡你为什么偷亲我?”

居然被发现了!艺兴顿时有些无措,他结结巴巴地道:“世勋,你还太小,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过……”

“比如?”世勋打断。

“比如,你有想过叔叔阿姨会怎么想吗?你们是我的恩人,”艺兴摇摇头:“我不能恩将仇报。”

“可我跟爸妈坦白的时候,他们说,就当是给我养了个童养媳。”

“什么?!”艺兴这次是真的惊了,

“他们同意了。”

艺兴想起大二有段时间他回家,感觉家里气氛不太对,当时他以为是世勋又在学校闯了什么祸,敲打了他两句就没在意。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是直接跟父母出柜了。想想那时候吴爸爸吴妈妈奇怪的态度,他反握住世勋的手:“一定很辛苦吧,怎么不告诉我。”

世勋趁势把他楼到了自己怀里:“其实他们气两天也就过去了,我答应他们以后会过得很好,不会让自己委屈。更何况,我说过了,我会保护你,在跟你告白之前,我要保证排除一切障碍。”

一切障碍?“那我父母那边?”

“我也说了。”提到他们,世勋语气有些冷:“他们从小把你自己留在这么远的地方,这些年也没关心过你,我对你这么好,他们还提什么反对。”

“嗯。”艺兴抱紧他,任自己埋在他的怀里。

“艺兴哥。”抱了一会,世勋突然开口。

“怎么了?”

“我想亲你。”

艺兴动作一僵,而后深吸一口气,害羞地主动吻上他的唇。

 

【勋兴篇,完。】

评论
热度 ( 63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