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篇】金家少年二三事

因为不能生育,金爸爸金妈妈婚后在孤儿院领养了四个孩子,分别是珉锡,俊勉,钟大,钟仁。孩子们知道他们是领养来的,但基于爸爸妈妈的爱,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在钟仁初二这年,由于工作调动,金爸爸带着一家人移居到了SM市的茶蛋小镇,而四个孩子也进入了茶蛋中学。

【城堡】(细水长流)

从小钟大就喜欢粘着珉锡,因为他觉得大哥是家里最可爱的人。珉锡不在的时候钟大会用他天生清亮的嗓音叫“哥”,见到珉锡时又喜欢戳着他的脸颊说“可爱”。因为声音独特,每次走亲访友时,大人们总喜欢逗钟大唱歌,自然,他唱完后奖励的零食几乎都给了珉锡,如果有多余的也会给钟仁,而后是俊勉。

由于两人经常在一起,珉锡对钟大也非常照顾。因为年龄大两岁,珉锡的零花钱总比钟大的多,他就会买一些钟大喜欢却没有多余钱买的东西送给他。从幼儿园到小学,每天下午放学后,珉锡都会去接三个弟弟一起回家;上了初中后,他还会单独留出时间给爱玩的钟大补习功课。

也有人问过钟大为什么和珉锡这么亲,当时钟大咧开猫咪嘴,一脸天真地说:“因为想要珉锡哥以后嫁给我啊。”这时大人们就会笑着纠正:“两个男孩子是不可以结婚的哦。”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笑话,没人把他的话当真,包括金珉锡。

所以当告白来临时,一切都显得那么猝不及防。

 

珉锡的大学志愿填的是SM大学,离家里只有几站地铁的距离。在他收到录取通知书时,钟大拉着珉锡去了两人的屋子。

“哥,我有话跟你说。”钟大收起了往日的调笑,一脸认真。

珉锡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捏捏他的脸:“怎么了?”

钟大截住他想要收回去的手握住:“哥,你也知道,我们并不是亲兄弟……”

“什么啊,你就要说这个吗?”珉锡松开手摸了摸他的头:“放心吧,我把你们当做亲弟弟。”

“可我不把你当亲哥。”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哥可是……”

“我把你当做喜欢的人。”

珉锡的话戛然而止。

“哥,”钟大又拉起他的手:“我喜欢你。”

珉锡被震得说不出话,时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

许久之后,珉锡终于回过神来,率先移开了视线:“钟大啊,”他听到自己慌乱的声音:“你,你永远是我的好弟弟。”而后挣开钟大的手,不再看他,小跑着向客厅跑去。

还真是被干脆地拒绝了呢。金钟大看着他的背景消失,靠在墙上叹了口气,想起了他无意中发现的别人写给珉锡的告白信。高三毕业本就是告白的高峰时段,金珉锡又可盐可萌,有人喜欢也不奇怪。但钟大看到情书时,还是一股热血冲上了脑门。凭什么别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向珉锡告白,他就得辛辛苦苦地藏着掖着呢?就因为他是男生,就因为他们是领养来的兄弟吗?本来就赌气,又听说了珉锡报的SM大学,想着即使被拒绝也无所谓,反正他的学校离家这么近,就算他要躲自己,自己也可以随时去找他,冲动之下就这么告白了。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其实他想要的无非是珉锡拒绝那个人。按照两人原来的关系,他耍个赖撒个娇,在中间撺掇几句,珉锡很可能会听他的。可现在他没头没脑地告了白,珉锡说不定反而为了拒绝他而和别人谈恋爱。

两人住在一间屋子,为了避免接触,这天晚上珉锡就在客厅看电视到很晚才洗漱回屋。钟大知道他是想躲着自己,但也不想他睡得太晚,于是第二天晚上自己在客厅待到了最后。

“钟大啊,你和珉锡吵架了吗?”金妈妈准备回屋的时候问:“昨天是他,今天是你,怎么这个点了都不回屋啊?”

“没有,”钟大赶忙指着电视:“是节目太好看了。我跟哥……没有吵架。”

金妈妈了然:“节目好看也不能看得太晚,十点钟要睡觉啊。”

“好。”钟大应着,眼神回到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的电视,思绪又飘远了。

 

珉锡开学的时候钟大他们已经开始上课了。几个人早上准备出门时珉锡才吃饭,钟大看着坐在饭桌前状似认真的珉锡,还是没忍住说了句:“哥,我们走了。”话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因为紧张正在发干。

珉锡闻言一顿,而后继续在面包片上抹果酱:“嗯。”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

就真的……这么讨厌吗?钟大苦笑一声,跟着俊勉和钟仁出了门。

和钟大所想的不同,珉锡不看他不是因为讨厌,反而是因为害怕。不管怎么说,钟大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很亲的弟弟,他怕自己忍不住太温柔,平白给钟大希望;又怕自己表现地太冷漠,伤了钟大的心。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便干脆不去看他。

吃完饭后,珉锡一个人拉着行李去了地铁站。因为是还算熟悉的地方,又有不少高中的师兄师姐,珉锡到大学后融入地很快,而学校也为他提供了一个逃避场所。于是周末珉锡开始找各种借口不回家,只每周跟金爸爸金妈妈打个电话。

这周珉锡趁着工作日晚上例行和家里打了电话。上周他是在周末打的,却被钟大接了起来,猛然听到他元气满满的声音,珉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愣了一下后手忙脚乱地挂断了电话。再次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已经变成了金妈妈,珉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这周珉锡特意选好了时间。

和金爸爸金妈妈聊了些家常和学校的情况,却没有听到钟大他们的消息,要挂断时珉锡还是没忍住问了句:“他们三个呢?”

“钟仁还是那样,上课爱睡觉,不过每天都很开心;俊勉学习很认真,对学生工作也乐在其中。但钟大……”金妈妈的声音突然充满了担忧:“你是不是和他说什么了?”

珉锡想起那次荒唐的告白,假装不经意道:“没有啊,怎么了?”

“你去学校之后那周,钟大突然说要考SM大学,每天回来复习到深夜,说要补初中知识。但最近他老说自己头晕,带他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神经衰弱,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我就在想,是不是你和他说了什么?”

其实金钟大一直有想和珉锡上同一所大学的念头,但因为之前生活已经十分幸福,他的成绩也不够理想,所以所谓“上一所大学”也只是想想而已。但这次珉锡单方面的冷战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感,但又找不到解决的出路,于是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期两年后能和珉锡走在同一所校园里。

听到钟大还去看了医生,珉锡顿时不淡定了,对金妈妈道:“你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说。”

“好。”

说完珉锡就有些后悔。两人之前一直没有联系,关系也比较尴尬,接了电话要说什么?问他为什么要考SM?那不是明知故问吗。说让他不要这么拼?不知道劝不劝得住。其他的……

还没等他想清楚,那边钟大已经接了电话,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欣喜:“哥?”

“嗯,钟大。”珉锡抿了抿唇,突然觉得有些紧张。

“哥,你终于理我了。我给你发消息留言你都没有回。”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珉锡心虚地摸摸鼻子:“我没看到。”

好在钟大不在意这个,他正色道:“哥,我想清楚了,之前是我不对,不应该逼着你对我有回应。不管你把我当成亲弟弟或者是别的什么,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吗,就当我没说过那些话。”

上次去医院,躺在检察室的时候,钟大突然想到了珉锡。他觉得跟让珉锡正常地和他相处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珉锡对他突如其来的自白愣了一下,而后笑了一声,顺着台阶下了:“好。那你听哥的话,就算非要考SM,也不能那么拼命,晚上十一点前必须睡觉。”珉锡想了想:“我周末会回去给你补课。”

“真的?”得到意料之外的承诺,钟大的嘴角快要咧到了耳后。他握拳表示:“接下来我一定会努力,绝对不会让哥你失望的!”

怎么感觉反而起到了反效果,珉锡扶额,却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这周珉锡终于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没人,他便准备回屋里玩手机。一进门珉锡就觉得书架好像和他刚去学校时有些不同,仔细一看发现钟大把以前的课外书都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课本和练习册。

看来真的是努力了啊。

钟大一回到家就看到来客厅迎接的珉锡,却站在原地有些犹豫。珉锡看他的样子笑了一声,主动张开了双臂。

钟大眼睛一亮,助跑了两步后一把抱住了他:“哥,好想你啊。”

久违地得到熟悉的拥抱,珉锡也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眨眨眼,揉揉钟大的后颈:“好了好了。”

钟仁适时地嘲笑了一句:“没长大的小屁孩。”

“呀,金钟仁,你说谁是小屁孩?”钟大扯着他的后衣领威胁:“再说一遍?”

“谁刚刚抱着大哥我说谁。”钟仁毫不畏惧。

珉锡看着两个人打闹的样子,和俊勉相视一笑,突然觉得时间好像真的回到了过去。

然而也只是好像而已。

珉锡第一次觉得不对劲,是第二天给钟大补课的时候。他本来正一边看书一边监督钟大做题,不知什么时候眼神便黏在钟大的侧脸上移不开了。他突然发现钟大其实长得很帅:睫毛很长,眼睛很深,鼻子挺翘,脸颊饱满,尤其一双猫咪嘴,无端地便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珉锡一时看得呆了,等反应过来时候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他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钟大,发现对方正因为“珉锡哥已经知道我要考SM所以为了不丢人一定要努力”的信念而专注于习题,并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于是松了一口气。

第二次觉得不对是他和钟大在网上聊天,室友却调侃“谈恋爱了”的时候。按照室友的说法,当时他的脸上“荡漾着春意”。珉锡非常严肃地表示自己在和弟弟聊天,心里却忍不住地有些没底。

第三次觉得不对是和钟大一起出去,见到邻居聊了两句后,钟大习惯性地从他背后搂住了他,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无论怎么转移注意力,珉锡都忽略不掉背后那个人的存在感,而像在配合心情一样,心脏也扑通扑通跳得很快。最后他只得借口身体不舒服结束了谈话,避免钟大发现他异于平常的心跳。

还有其他种种细节一点一点地搅乱了珉锡的心。他想过因此再次远离钟大,但当时答应了要像以前一样,如果突然反悔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要说“因为跟你在一起我的心脏总是乱跳”吗,那也太不像话了。

他的这种纠结的状态持续到了这年圣诞节。这天下午他在刷ins的时候,突然发现钟大的头像换成了一个女生,这个女生珉锡见过,是钟大的同班同学。

这是……在一起了吗?珉锡仔细地翻看他的动态,并没有发现宣布恋情的消息。但……把头像换成对方,已经算是一种比较明显的暗示了吧。

珉锡放下手机,觉得心里一阵委屈,不是说过喜欢我的吗?他静坐了半天,最终决定出去走走。

校园里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学生组织在各处布置了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商家也争相推销前段时间涨价又降价的“促销商品”。看着面包店里的一对情侣,珉锡突然想起了钟大和他告白的情景。当时他觉得是钟大年龄还小,没有看清两人的关系,误把对他的兄弟情当成了爱情。现在他才发现没有想清楚的是自己,也许是因为他习惯了两人从小到大的相处模式,之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钟大告白后两人冷战又和好,他潜意识里关注了两人相处中爱情的因素,才发现比起兄弟,两人更像是夫妻。

可是现在想清楚又有什么意义呢,已经晚了吧。他拿出手机,打开钟大的ins主页,依然没有新的动态。

也许还不晚呢,如果不晚,他一定……珉锡想。

 

再次回家的时候,珉锡看着隔壁床玩手机的钟大,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你的ins头像怎么换了?”

钟大闻言楞了一下,而后坐直了身子:“圣诞节那天我们几个玩游戏,说谁输了就要换赢了那个人的照片做头像。”

其实他原本不想这么玩的,但对方说这样可以测试喜欢的人喜不喜欢自己:“如果你喜欢的人在意这件事就表示他喜欢你,那你用这个头像换个真相,物超所值;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在意,那么你换不换也没差啊。”于是钟大就这么被说服了。

“嗯。”珉锡心里暗喜,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

钟大仔细观察了珉锡的表情,发现他好像真的就是随口一问,便泄气地往后倒。

“钟大啊。”珉锡喊了一声。

“嗯?”钟大倒到一半的身子又坐了起来。

“等你考上SM了,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告白吗?”钟大脱口而出,又赶忙道歉:“开玩笑的,哥你不要生气。”现在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像以前一样安静地坐在一起说话,他可不想再尝一次冷战的滋味。

“这次就原谅你,下不为例。”珉锡瞥了一眼他的表情,偷偷扬起了嘴角。

开玩笑归开玩笑,钟大还是很好奇他哥会对他说些什么,于是一收到通知书,他就兴高采烈地拿去给珉锡看。

珉锡看了看红色封皮上的校名,又看了看钟大,拉着他回了屋子。

“钟大,你记得吗?”珉锡环顾一周:“两年前你在这里跟我告白了。”

“哥,我们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了吗?”钟大掐着手心,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

珉锡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道:“当时我觉得你年纪太小了,错把相互依赖当成了爱情,大些就看清了。”

我是比你小,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否定我十几年的感情啊。钟大想这么说,却被珉锡按了回去。

“现在我才知道,错的是我。是我把爱情错当成了亲情。”珉锡看着他,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他刚刚……说了什么?钟大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珉锡。

“我是说,”珉锡第一次跟别人告白,心像是快要蹦出来了:“我喜欢你。”

钟大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终于慢慢地笑了出声:“真的?你说真的?”

“嗯。”珉锡点头,故意坏笑着看他:“所以你有女朋友了吗?”

钟大摇头。

“男朋友?”

钟大继续摇头。

“那,”珉锡眼中像是有星星:“我们交往吧。”

钟大用力地点点头,而后一把将珉锡抱进怀里,头埋在他颈间,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城堡篇,完。】

评论 ( 2 )
热度 ( 72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