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白】套路

真木头灿×伪心机贤
1.
“喏,买好了。”吴世勋一进门就递给朴灿烈三张电影票。
灿烈面无表情地接过:“为什么是三张?”
“当然是三张,你,我,边伯贤。”
“你去干嘛?”
“我不牺牲色相你以为人家会去吗,”世勋拍拍灿烈的肩膀,“好歹人帮你约到了,开心一点。”
灿烈不做声,回头写作业去了。
灿烈暗恋隔壁中文系的边伯贤,这是512宿舍公开的秘密。幸运的是,确认过身份,边伯贤也是个弯的;不幸的是,弯男边伯贤喜欢的似乎是512的忙内,从上课坐一起到课后问题目,边伯贤无时无刻不在世勋面前刷存在感——虽然那些题目背后都是灿烈在解。
“我的第一次暗恋,就这么被扼杀在摇篮里了。”灿烈下巴支着桌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让世勋在中间撮合,多给你们俩制造机会,说不定你还有戏。”512智慧担当金珉锡一推眼镜,如此说道。
吴世勋和金钟大都表示赞成,于是朴灿烈只能被迫接受这个提议。
周末两人到电影院的时候,伯贤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他看到灿烈时先是一愣,而后笑得有些不自然。
世勋一脸幸灾乐祸,他撞撞灿烈的肩,用眼神示意,看到没,人家不欢迎你。
灿烈瞪了他一眼,上前伸出手:“我是世勋的室友,朴灿烈。”
伯贤伸手与他握了握:“边伯贤。”然后看向世勋:“那我们进去吧。”
三人看的是《黑豹》,漫威系列的新电影,出来后伯贤兴致勃勃地和世勋讨论剧情,灿烈则跟在后面魂游天外。
“……灿烈觉得呢?”伯贤带笑转头问他。
“嗯?”突然被点名的人有些懵,赶紧场外求助吴世勋。
“问你支持钢铁侠还是美队。”
从没看过漫威系列的灿烈看着伯贤亮闪闪的眼睛,只能没头没脑地乱猜:“美队吧。”
“英雄所见略同啊,”伯贤拍拍世勋,“听到没,美队才是正义。”
世勋一脸冷漠:“哦,我去买喝的。”懒得跟见色忘友的人计较。
余下两人面面相觑,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灿烈你……”伯贤清了清嗓子打破沉默,“玩LOL吗?”
“我不怎么玩游戏。”
“这样啊。”
“不过你可以带我,”灿烈急忙补充,“你可以带我吗?”
“好啊,大神带你飞~”伯贤咧嘴笑开。
“那,”灿烈拿出手机,“加个微信?”
“嗯。”
成功拿到微信的灿烈在心里美滋滋。
在两人尬聊了十分钟后,世勋终于回来了。三个人随便逛了逛,便一起回学校了。
“快,你们谁知道什么是LOL?”朴灿烈一回到宿舍便急吼吼地问。
“……英雄联盟啊大哥。”金钟大摘下耳机,“干嘛,之前喊你你不玩,现在开窍了?”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人家要陪边伯贤一起玩。”
“啧啧啧,难怪。欢迎来到英雄联盟,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啊。”钟大拍拍灿烈的肩膀。
灿烈抖掉他的胳膊,“还说呢,你选的什么电影,听都没听过。”
“漫威系列,边伯贤的最爱,我有资源,你要吗?”
“当然要,发到我云盘上。”
“五块钱一部。”
灿烈瞪大眼睛看着钟大:“我们可是室友。”
钟大摸摸下巴:“嘶,你说的有道理,要不,十块一部?”
灿烈捶了他一拳:“去你的。”

2.
经过了一周的狂补,灿烈终于看完了系列电影,晚上第一次点开了英雄联盟的客户端。
“喂,钟大,这个是用QQ登录吗?”
“对。”
“我要选哪个区?”
“看哪个区人少喽。”
“钟大,这个教程需要看吗?”
“都……”
“这些东西你应该去问边伯贤,”珉锡打断,“多接触才能有进展。”
钟大耸了耸肩,回头加入了团战。
灿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打开了微信,紧张地在对话框输入【在吗?】
伯贤回复得很快:【嗯,怎么了?】
【LOL的教程需要看吗?】
【你已经进了?在哪个区?】
【皮城警备。】
【嗯……那个教程可以不用看,直接选“大师你懂吗”】
灿烈突然想到什么:【不同区可以一起玩吗?】
【emmmm不行。】
【那我换个区,你在哪?】
【卡拉曼达。】伯贤顺带回复了两个呲牙的表情。
灿烈看着屏幕上的小黄脸,也忍不住跟着笑了。【我进了,大神求带。】
【好,等我登游戏。】
灿烈往上翻,正反复地看两人的聊天记录,突然弹出一个来自伯贤的语音通话窗口,他手忙脚乱地插上耳机,按下接听,试探性地说了句“喂?”
“喂,”电流声把伯贤的声音变得更加磁性,听得灿烈心酥了一半,“你叫什么名字?我加你。”
灿烈看着自己ID那一栏的“泡菜鱼”,突然有些难以启齿:“不然我加你吧。”
对面沉默了几秒,然后灿烈看到自己手机亮了一下,打开是伯贤发过来的名字。
“啵啵虎?噗。”灿烈一边操作一边笑。
“泡菜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好吗,”伯贤说着按下了同意,然后鼠标移到PLAY按键上,“先打两把人机练练手吧。”
“这就开打了?不用说一下机制?”
“哪那么麻烦,玩两把就会了。”
灿烈默默地向屏幕挥挥手,然后认命地选了进入。
“凭眼缘先随便选一个角色。”
“这么随意吗?”
伯贤头一扬:“就是这么任性。”
灿烈咧嘴笑了笑,选择了盖伦。
两人打了几把人机后,灿烈有些膨胀:“感觉也不是太难。”
“是吗,那匹配走起?”
“没问题。”
走了几局匹配,灿烈都是0-10+的战绩,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太天真。
“唉~~~~”再次零击杀后,灿烈长叹了一口气。
“要不要再练几把人机?”伯贤哈哈大笑。
灿烈正襟危坐:“不,那样就没意思了。”
也许是操作变得小心,接下来灿烈终于拿到了匹配以来第一个人头,杀了对面的寒冰。
伯贤放下键盘鼓掌:“6666666。”
灿烈正在得意,没注意对面,就被一波操作带走了人头。
“噗,猥琐发育,别浪~~”
两人玩了一会儿,就到了睡觉时间,彼此约好下次再战。挂电话之前,灿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
“嗯?”
“我支持美队。”
“我知道啊,你上次不是说过了吗?”
“不一样,”灿烈很认真,“我支持美队。”
“好,”伯贤笑了一声,“我记住了。”

3.
世勋的红娘行动还在继续,这次他以宿舍的名义邀请伯贤去唱K。
灿烈到的时候整个包厢只有伯贤一个人,他脱下外套打开一听啤酒:“他们呢,不是说已经到了吗?”
“世勋刚刚打电话来说他们三个都在拉肚子,估计是来不了了。”
灿烈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他抽抽嘴角,这三个人还能更明显一点吗。他干咳两声:“嗯,他们昨天晚上出去撸串了,估计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伯贤眨巴眨巴眼:“原来是这样,你没去吗?”
“我,我补作业了,高数没写完。”
“说起来高数好难啊,留的作业我基本都不会。”
灿烈心怦怦直跳:“你可以问我啊,我高数还可以。”
“真的?”伯贤眼睛亮闪闪的,一脸崇拜地看着灿烈。
“嗯。”灿烈别过头,悄悄红了脸。
“那我唱首歌谢谢你,”伯贤说着点了一首歌,“就唱sing for you吧。”
灿烈坐直,看着伯贤走到屏幕面前,缓缓闭上眼睛,嘴唇轻启,声音空灵,侧脸撩人,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一曲终了,灿烈仍呆呆地望着伯贤,直到对方在他面前挥挥手。
“怎么,听傻了?”
“没,”灿烈如梦初醒,然后热烈地鼓掌,“好听。”
“那我的高数就交给你了,大佬。”伯贤举起易拉罐。
“没问题。”灿烈抬手,与他碰了一杯。
两人在包厢里边唱边闹,刚开始的时候都还挺正经,喝的多了就有点飘,一个人唱的时候另外一个捣乱乱嚎,后来干脆两个人都随便唱。没有一句在调上,但两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他们唱了一下午,喝干了十二听啤酒,走出KTV时热情还没退,伯贤哼唱,灿烈给他伴着RAP,无视路人的侧目。
“对了,吃什么?”伯贤摸摸肚子,“有点儿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真的?先说好,我很能吃的。”
灿烈看看伯贤的小身板,笑了:“你?”
“看不起我是不是,海底捞走起!”
事实证明,小身板也可以蕴藏无限可能,当灿烈吃饱放下筷子时,伯贤还在边吸气边下牛肉。
“别吃撑了。”灿烈帮他把肉拨进汤里。
伯贤打了个饱嗝,不服输地继续往嘴里塞。
“好了好了,我承认,个头不能代表饭量。”灿烈伸手去抢他的筷子。
伯贤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我说伯贤儿今天两米八。”灿烈假装严肃,顺手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我去买单,一会走回去消消食。”
“你那个‘伯贤儿’是什么称呼,真幼稚,”伯贤一边抗议一边艰难地站起来,“啊好难受。”
灿烈扶了他一把:“都说了让你不要吃了,没事儿吧?”
伯贤摇摇头,往店门口走,灿烈转身去结账,然后大步追上他。
一路上伯贤都没什么力气说话,扶着肚子走走停停,灿烈意识到不对,皱着眉头拉他:“走,我们去挂急诊。”
伯贤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不用。”
“怎么不用,你都这样了,”灿烈强硬地拉着他,“走。”
“我说了不……eyue……”伯贤赶忙转头往路边花坛旁走,刚吃的东西一股脑全部吐了出来。
灿烈吓了一跳,一边帮他拍背一边拿纸巾,等他停下来时递过纸巾:“怎么样了?”
伯贤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不停地深呼吸。
灿烈伸手帮他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
缓了一会儿后,伯贤的脸色慢慢恢复过来,他抬手抹了一把脸,看着仍然一脸关切的灿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不,你这,你这什么意思?”灿烈一脸懵逼。
“我就是觉得,天啊,真的好丢人啊哈哈哈哈哈哈。”伯贤捂着肚子笑的喘不过气。
灿烈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以后再也不敢激你了。”
“没有,我平常不这么蠢的,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你也知道自己蠢啊。”灿烈瞪了他一眼,见他一直在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先说好,今天的事不准告诉别人啊。”
“提条件啊,拿什么来换?”
“你说。”
“以后我要求的时候就给我唱歌吧,不准拒绝的那种。”
“好啊,没问题。”

4.
由于受到了唱歌的贿赂,灿烈老师准时开始了高数补习课堂。
“这道题其实挺简单的,积分就行了,按照过程一步步来,”灿烈在纸上给伯贤演示过程,“这是个不定积分,所以结果要加C,C就指任意常数。来,你试着做一下这道题。”
伯贤咬着笔头,学着草稿纸上灿烈的过程一步一步解,解出来后正要答,突然想起来是不定积分,又在后面加了个C。
“好了,完成了。”伯贤献宝似地拿起本子给灿烈看。
灿烈检查了一遍,看到伯贤期待的眼神,忍不住抬手摸摸他的头:“真棒。”
话音一落,两人都愣了一下,灿烈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暧昧,轻咳一声:“来,我们看下一道。”
伯贤也不看他:“嗯。”
“这个曲面其实跟平面用到的知识点差不多,就是把平面放在空间里然后改变一下形状。就像这道题,看起来很复杂,但求垂直平分面跟垂直平分线的过程是一样的,列个方程然后解一下就行了,你看。”
“就这样?”
“就这样,你试试。”
伯贤拿了另一道类似的题对照着来做,几分钟就完成了。
“看,解出来了。”伯贤指着过程给灿烈看。
“嗯,你很聪明。”灿烈鼓掌。
伯贤低着头小声嘀咕:“这次没有摸头杀。”
灿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逗他:“大招用一次要读CD。”
伯贤托着下巴想了想:“那多久能放一次?”
“五分钟吧。”
“那我就每道题做五分钟。”伯贤掰着指头一脸认真,那一瞬,灿烈都要以为他喜欢上自己了。
直到世勋三人久违地再次一起出门。
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伯贤很明显和世勋更加熟稔,开玩笑互怼得毫无顾忌。灿烈看着餐桌对面说笑的两个人,突然怀疑自己是个小三。
“世勋,我有话对你说。”灿烈猛地抬头,看到伯贤专注地望着世勋。
世勋看了一眼灿烈,没有说话。
“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虽然这句话说起来应该毫无负担的,但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抱歉过了这么久才对你说,你——”
“伯贤儿!”灿烈一下子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腕让他面对自己,“我喜欢你。”
伯贤闻言,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你你你……”他结巴了半天,突然闭上嘴,下定决心似的,“我也是。”
正等着被赏一巴掌的灿烈被惊掉了下巴:“什么?”
“好了你们俩,秀恩爱也要有个限度吧,没看到我这么亮吗。”世勋对着定格的两人翻了个白眼。
两人这才放开,坐在各自的位子上不发一言。
世勋好整以暇地托着下巴:“不过没想到我们咸咸这么快就泼出去了,啧啧啧。”
“什么你们咸咸,是我的。”灿烈严肃地纠正。
“切,我们两个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那时候你在哪儿呢。”
“等一下,”灿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们俩是发小儿?所以伯贤儿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我,”他抬手拍了一下世勋,“你知道还不告诉我?”
“我……”
“再等一下,”世勋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伯贤打断,“所以灿烈也是一开始就喜欢我,”他指着世勋,“吴白久你早就知道?”
世勋看着怒气冲冲的两人,没忍住大笑起来:“你不觉得看你们两个互相喜欢还互相套路的戏很好玩吗?哈哈哈哈。”
伯贤突然一脸冷漠:“你知道我刚刚要对你说什么吗?”
世勋擦了一下笑出来的眼泪:“什么?”
伯贤拉着灿烈站起来:“你的裤子后面裂了条缝,啧啧啧,是海绵宝宝呦~”
世勋立刻蹦了起来,摸了一把身后,然后靠墙追已经跑起来的两个人:“哎别走啊,你们谁借我个外套!”
——END——

评论
热度 ( 41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