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包】室友

伪绅士攻X真渣男受

1.
“呀!金钟大,这都第几次了!”金珉锡穿着拖鞋叉着腰,颇有些气急败坏。
“第四次,抱歉,明天给你修。”对面的人倒是气定神闲,完全没有道歉的自觉,猫一样的嘴角微微扬起,一如初次见面的样子。
金钟大和金珉锡是同住了一年的室友。在大学伊始,作为不喜欢查寝和宵禁的同道中人,两人通过中间人认识并合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金珉锡以为金钟大会是一个温和有礼的绅士,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
屁!
且不说那碎碎念的功力,也不说次次都很准的神补刀,单是时不时弄坏他的东西这一点,金珉锡就觉得不能忍。偏偏对方的态度好得让人挑不出毛病,道歉也十分干脆,堵的他每次都无话可说。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金钟大把水泼到了他的电脑上,害得他的作业还没来得及保存,就跟着电路板一起烧了。
“少废话,”金珉锡抱着电脑拉着他往门口走,“现在就去修。”
“这么着急干嘛,”金钟大笑眯眯的,“你电脑里藏了什么宝贝?”
金珉锡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切,哪个男生电脑里能没两部爱情动作片,装什么!“我明天就要交作业了,写完还没保存,都这样了不修怎么办!”他边说边举起电脑,指着水渍向金钟大展示他的罪证。
金钟大闻言表情没变,只是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儿出去了也没人给你修,先用我的。”
于是金珉锡气势汹汹地冲进了他的房间,抱着他的电脑头也不回地走了。金钟大倒是依旧笑眯眯的,像是被抱走的电脑不是他的一样。
第二天一早,金钟大就把电脑送去了修理店。
“怎么说?”金珉锡瞪着眼睛问,活像一只小仓鼠。
“我朋友说这是几十年难遇的大问题,他需要认真研究研究。”
“不就烧个电路板吗,哪来的什么大问题,你这朋友别是不行吧。”
“行不行问他男朋友不就知道了。”
金珉锡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噫”了一声,一脸“我看错你了”的表情。
金钟大倒是挺淡定,“放心,我这个朋友技术很好,他说有大问题就十有八九错不了。”
“那要研究多久?”
金钟大没说话,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天?……不会要一星期吧。”
“一个月。”
“一个月?逗我的吧,谁家修电脑能修这么久。”
“吴家。”
“……能不能换个地方修?”
“你不相信我的朋友?不相信我的朋友就是不信我,亏我们还做了那么久的室友,我……”
“停!”金珉锡一脸生无可恋,有气无力道,“修就修吧。”
金钟大立刻咧开了嘴,“放心,我电脑先给你用。”
他挺少笑得这么灿烂,金珉锡看得也开心,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比自己还高的某人的头。
金钟大僵了一瞬,直勾勾地盯着他。
“干嘛,你哥摸摸你的头都不行?”金珉锡直接揉乱了他的头发。
两人虽然是同级,但其实差了两岁,金钟大早上学一年,金珉锡晚上学一年,就这么巧地撞上了。
“没,您老随便摸。”
“说谁老?”
“我最老。”金钟大恢复了一贯笑眯眯的模样,抬手整理好自己的头发。

2.
“你跟着我干嘛?”金珉锡大半个身子站在房门后,“我要睡了。”
“我游戏晚上有团战,跟人约好了。”金钟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抬脚就要往里走。
“把电脑拿回你屋不就行了,等着。”
“别,现在这是你的电脑,应该待在你的房间。”金钟大闲闲地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你是不是记性不太好,我的电脑在维修店。”
“你才是不是记性不太好,我电脑给你用了。”
“那也是你的电脑。”
“我把使用权交给了你,就是你的。”
“我……”金珉锡张张嘴又把话咽回去了,反正不管说什么,这哥都能理直气壮地怼回来,既然绕不过他,索性就摆摆手放行了。
“我就一个要求,不准弄坏我的东西。”金珉锡满脸严肃,好表示自己是非常非常认真的。
“放心,这次保证什么都不会坏。”金钟大倒是依旧笑眯眯的,看不出可信度有多少。
金珉锡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床上睡觉去了。
金钟大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一直很安静,除了衣料摩擦之类一些细碎的声音,连敲键盘的声音都被缩到了最小。金珉锡本来准备时刻注意这边的动静,免得又被打坏什么东西,结果在安静的环境里没忍住,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金珉锡是面对墙的,他看着墙上斑驳的影子发了会儿愣,抬手准备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被禁锢住了,低头往下一看,看到腰侧放着一只胳膊。
他吓得屏住了呼吸,偷偷摸摸地扭过头,就看到了金钟大那张放大的脸。
“……啪。”金珉锡面无表情地拍上他的脑袋,冷眼看着他迷迷糊糊地转醒,“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昨天晚上游戏打得晚了,就直接在你这睡了,”金钟大打了个结实的哈欠,“困。”
“该。”金珉锡翻了个白眼,推开他起床洗漱去了。
然而到了洗手间,金珉锡就没那么淡定了,他看着镜子里自己泛红的耳朵,抬手搓了搓脸。男人大早上都会有某些反应,扭头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姿势不对,金钟大的某个部位刚好抵在了他身后,还无意识地蹭了蹭,搞得他差点走火,还好睡裤是宽松版的,不然真的尴尬上天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然后说了句“先走了”就去学校了。
早上的课是思修,是唯一一门两人一起上的课,金钟大进到教室的时候,金珉锡已经在前排坐好了,正在吃早饭,身边坐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正笑着跟他说着什么,应该是他女朋友,刘晴。
金钟大看看自己的简易早餐,皮笑肉不笑地感叹一句有女朋友就是不一样,然后在金珉锡后一排的正后方坐下。
“呦,我说早上怎么丢下我自己走了,原来是跟佳人有约啊,”金钟大笑眯眯地看了眼刘晴,“早上好啊。”
“乱说什么,我是来教室才碰到她的。”金珉锡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自觉地就想解释。
刘晴的表情僵了一下,扯了扯嘴角对金钟大说了句“早”就扭头看书了。
刘晴是知道金珉锡和金钟大合租的事的,事实上她还曾经去做过几次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怎么都看不对眼,只要同时出现气氛就会很奇怪,对此金珉锡一直很头疼。
“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金珉锡指了指眼底,“都有黑眼圈了。”
金钟大的表情不自然了一瞬,“两点吧。”
金珉锡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数落他又不好好睡觉巴拉巴拉的。
刘晴听了许久,突然扭头瞪了金钟大一眼。
金钟大依然笑眯眯的,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

3.
下课后,两人以上厕所为借口去了走廊。
“公平竞争?”刘晴看着眼前的人冷笑一声,“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没有喜欢过我,甚至对你比对我还热情,怎么公平?”
“你是他女朋友,我只是他室友,”金钟大微笑,“很公平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刘晴不耐烦地摆摆手,“别再废话了。”
“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我要追珉锡。”
“做小三儿?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
“总比你这种什么都得不到的要强。”
“你……”
“哦对了,”金钟大笑眯眯地打断他,“说起来你们在一起这么久好像什么都没做过吧,你说你何必这样死赖着他,人家又不喜欢你,还不如趁早找个下家。”
刘晴都被他气笑了,“想的美,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金钟大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我就只好如你所说,当小三儿了。”说完也不去看她的表情,转身回了教室。
虽然说的很有自信,但金钟大其实有点怂,毕竟两个男人在一起还是有些离经叛道,他不能保证金珉锡的态度如何,所以回家路上他想了一路,决定先去趟超市。
金珉锡一回到家就看到一桌子菜,当即惊叹了一声,“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金钟大的手艺一向很好,只是他懒,所以金珉锡也只算尝过几次。
“没什么,你下午去哪儿了?”
“约会。”金珉锡言简意赅,显然是不想多说。
金钟大看着他沉默半天,蹦出一句“刘晴人不错。”
“人不错?”金珉锡有些紧张,“你看上她了?”
金钟大拿筷子敲了敲他的鼻子,“怎么,你吃醋?”
“那可是我女朋友,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吗?”
“想什么呢,人家女生对你可是一往情深。”
“不是这个问题,”金珉锡依然很坚持,“你不能对她有想法。”
金钟大愉悦地勾起嘴角,“放心,没那个兴趣。”
“嗯,”金珉锡低头扒了口饭,“也没见你练过,为什么做饭这么好吃。”
“小时候家里经常只有我自己,不想饿死就只能自己动手。”金钟大停下筷子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金珉锡,“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做。”他的“天天”说得缓慢而有力,像是在强调什么。
然而只顾着吃的金珉锡没有接收到他的脑电波,闻言只是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吗?”
“真的。”
“为什么?”金珉锡记得他第一次下厨的时候说过因为懒,所以能不做饭就不做。他眯着眼看着金钟大,“说,你是不是有事儿求我?”
“没有。”金钟大无奈。
“真没有?”金珉锡一脸怀疑。
“真没有。”
“那行,明天早上我要喝莲子粥。”管他有没有什么事儿,反正事儿到跟前了他不说也得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抓住这个免费厨师。
金钟大只得无奈又宠溺地扯了扯嘴角,“好。”

4.
金钟大的“金珉锡专属便当铺”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开了起来。第一餐的材料还没准备,所以两人吃完饭后就去了附近的超市,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正在挑水果的刘晴。金钟大想偷偷拉着金珉锡离开,对面的人却刚好扭过头。
“珉锡!”刘晴兴奋地冲他摆摆手,下一瞬间看到金钟大拉着金珉锡的胳膊,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金钟大看这架势,干脆大大方方地上前,“这么巧,你也来买东西?”
刘晴没有理他,而是面向金珉锡,“这么晚了,你还来逛超市啊。”
金钟大对于被忽视表示很不爽,手往下一动拉住了金珉锡的手,赶在他之前开了口,“你不也这个点儿来吗,谁还规定超市不准我们来逛了怎么的。”
金珉锡心跳乱了一瞬,还没等他想清楚,对面的人又开口了。
“珉锡,明天早上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带。”刘晴咬咬牙,继续不理他。
金钟大笑眯眯地,“呦,不巧,我们就是来买莲子的,珉锡说了,明天早上要喝我亲-手-做-的-莲子粥。”
刘晴闻言瞪了他一眼,扭头向金珉锡求证,“真的吗?”
“嗯,钟大做饭很好吃。”金珉锡冲她点头,“挺晚了,你一个女生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刘晴狠下心掐了自己一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那你送我好不好,我一个人怕。”
金钟大在心里冷笑一声,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怕。
金珉锡看眼前的人一脸可怜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行吧。”说完松开金钟大的手就要往外走。
“我也去。”金钟大一个闪身挡在他们面前,“多个人多份保障嘛。”
“别,莲子还没买呢,再回来都到什么时候了。”金珉锡拍拍他的肩膀,“反正我也不懂,就交给你了,一会儿家里见。”
金钟大只能笑眯眯地目送他们离开,转头蹂躏莲子去了。
金珉锡回到家的时候,金钟大正坐在他房里玩游戏。
“还玩,晚上早点睡吧,小心变成子韬那样。”
金钟大“嗯”了一声,坐着没动。
金珉锡摇摇头,拿上衣服洗澡去了。
出来的时候金钟大依旧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变,金珉锡也不管他,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对了,”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你跟刘晴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金钟大正在认真玩游戏,语调没什么起伏,“你才看出来?”
“以前也知道,但没见你们这样儿过啊,就像……”金珉锡皱着眉头想了想形容词,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就像争风吃醋一样。”
金钟大停顿了一下,“原来有时候男人的第六感也很准。”
金珉锡心里咯噔一下,“什么?”
“没事,”金钟大扭头看他,带上一贯勾着的嘴角,“开个玩笑。”
金珉锡一颗心像是落回了胸膛里,扑通扑通跳得很快,但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有些失落。
“无聊。”于是他回了这么一句,转个身睡觉去了。

5.
接下来一个月里,金珉锡每天早上都是在金钟大怀里醒过来的,到后来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当他的电脑修好拿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这样就不能一起睡了啊,金珉锡想,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于是当金钟大以“我还没有收回电脑的使用权所以它还是你的”为理由来蹭床的时候,金珉锡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明天周末,一起去游乐园吧。”
“游乐园?”
“嗯,”金钟大捏着他一撮头发打转,“东区那边新开了一家,门票半价,想去玩一下。”他看着金珉锡,表情是难得的认真。
金珉锡看着眼前的俊脸,忽然觉得两人靠得太近了,近到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他不自然地动了动身子,“去、去就去。”
金钟大轻笑一声,关上灯睡觉了。
也许真是冤家路窄,第二天他们再次碰到了刘晴,她身边跟着个男生,跑前跑后很是殷勤。
“好巧,”刘晴冲他们点点头,向金珉锡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阿德。”
其实一点也不巧,刘晴是听说他们今天要来所以故意来蹲点的。她跟金钟大明争暗斗了一个月,几乎次次完败,偏偏金珉锡也偏心地很明显。她觉得心很累,所以想最后再拼一把,找个追她的男生跟她一起,只要金珉锡有一点反应,她就能再坚持下去。
“嗯。”然而金珉锡只是点点头,看起来不是很在意。
刘晴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一声,借口身体不舒服和阿德先离开了。
奇怪的是金珉锡接下来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很焦躁。
“你吃醋了?”回去的路上金钟大先打破了沉默。
“什么?”金珉锡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反问了一句,“不应该吗?”
金钟大没有再说话,只是整个人有些低气压。
这天晚上,两个人久违地没有一起睡。
第二天早上金钟大醒的时候,金珉锡已经去学校了,却没有叫他起床做早饭。
生气了?金钟大感觉一阵烦躁,只是问了一句话,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金钟大想着晚上做顿好吃的算是赔罪,然而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人,只得给他的好朋友鹿晗打电话。
“回家?为什么?”金钟大一下子站起来,“什么?他跟刘晴分手了?”
“刘晴一大早就来找珉锡说分手,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说完珉锡就请假回家了,啧,别是回家疗伤吧。”
“什么伤?”
“情伤呗。”
“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也没说,只跟我说了句要回家就走了。”
“……好吧,那谢谢你。”
“没事儿,”鹿晗正经起来,“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嗯。”
挂了电话,金钟大一个人坐在桌子边发呆,他以前一直以为金珉锡不喜欢刘晴,现在看来,也许根本就是装的?或者,他喜欢人的方式本来就是这样?
那还真是糟糕啊。

6.
金珉锡再回来已经是一周之后,他脸色很差,还胡子拉碴的,不顾身后金钟大的欲言又止,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门了。
金钟大瞪着他的房门看了半天,决定上前去敲门。
“……”那人开门后就直直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金钟大愣了一下,摆上微笑,“我来玩游戏。”
“……把电脑拿回去。”金珉锡开口,声音低低的,带着嘶哑,像是哭过。
金钟大突然觉得有些烦躁,手支在门框上,依旧笑着,“不。”
对方也没坚持,转身回床上躺着,面对着墙。
金钟大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儿游戏,听到床上传来“哼哼”声,起身轻手轻脚地往床边移。
金珉锡睡得很不安稳,好像做了什么噩梦,哭得满脸都是,手胡乱挥舞着,不停地叫着“不要……”
就这么喜欢她吗?金钟大咬着牙,抓住他的手放在身侧,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尽量把声音放得温柔,“没事了没事了。”
床上的人慢慢安静下来,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眨了眨眼,“钟大?”
金钟大突然就没了脾气,闷闷地“嗯”了一声。
金珉锡抬手摸了摸脸,坐了半天,才长舒了一口气,“又做噩梦了,抱歉,吓到你了吧。”
金钟大看着他习以为常的样子,深呼吸了半天,还是没忍住,“你就那么在意她吗?”
金珉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不应该吗?她从小就对我那么好,还经常给我做好吃的,差点失去她的时候,我,我觉得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
“是吗,”金钟大咬牙切齿地蹦出来两个字,也没注意到这话有些奇怪。他扭头调整了一下情绪,不去看床上的人,“如果真这么喜欢她,就追回她吧。”
“追回?”金珉锡愣了一下,“可是,我奶奶已经好了啊……等一下,你该不会是说,刘晴吧?”
金钟大沉默了一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误会了,他轻咳了一声,眼神带着期待,“所以是你奶奶生病,你才回家的?”
“不然你以为呢?”
“哦,”金钟大尴尬地扭过头,“那你回来怎么不理人?”
“我几天都没好好睡过觉了,很困啊大哥。”
“……那怎么会做噩梦?”
“说真的,”金珉锡沉默了半晌才开口,他低着头垂着眸子,让人看不清情绪,“虽然现在好了,但我奶奶差点儿就……我当时真的挺怕的,根本不敢睡觉,一睡觉就做噩梦,梦到有人要带走她,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像是突然回到了那种情绪里,他咬牙攥着被子,眼眶又发红了。
金钟大看他这个样子,心疼地把他抱到怀里,“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嗯,”金珉锡在他身上蹭了蹭,“还好都过去了。”
两个人沉默了半天,金珉锡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坐直,抬头幽幽地看着他,“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
金钟大愣了一下,大方地点点头,“嗯。”
“吃我的,还是吃她的?”金珉锡期待地看着他,心里有点儿紧张。
金钟大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轻笑一声,抬手刮了下他的鼻子,“你的。”
“这还差不多。”金珉锡满意地点头,再次窝回他的怀里。
金钟大闻着他的发香,发自内心地笑了。
当初选择出来住,真是这辈子最棒的决定。
——END——

评论
热度 ( 51 )

© 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